要有光。要有你。
【不爱点心喜欢推荐,懒癌晚期】

【BSD宰受】死生(Part.4+后记)

Part.4 武装侦探社(主要是敦太)



世人皆知他渴望死去。

这所谓的世人自然不是指地球上数十亿的与他素昧平生的人类,而是这城市中听说过他的、与他相识的人们。他自小便在世人的期待中活着,他因此而学习、因此而杀戮也因此而思考。后来他突然意识到所谓的世人也不过就是他身边熟稔的这几个而已,太陌生的便与他无关,太渺小的他不必在意。于是他的处事原则只因几个人变化着,他在森鸥外面前修习却依旧保留着精明与算计,在中也面前可以放松一些不输掉就好,在芥川面前维持着冷漠严厉的形象,在女人们面前挥霍着魅力与幽默感,在织田作面前……

他为织田作建立起的准则似乎格外的多,他会尽量不在其面前杀人,也不对其谈起自己任务中杀戮的部分,他对织田作保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信任和推崇,织田作不仅仅是他的世人,织田作几乎成为了他的世界。

所以织田作死去时,他感受到了从未经历过的迷茫和绝望。

他自知将要失去引领着他的方向,而他对此无能为力。

于是织田作对他说,去救人的那一边去吧。

 

经人推介他加入了武装侦探社。社长是个长得像青年气质像老年的中年人,搭档是个正经好骗为了理想奔波的大好青年,社里唯一一个算是侦探的人相处起来像是跟小学生打交道,不过对方是真的聪明过头,他倒也敬佩。

处处都和港口黑帮不同,最明显的一点,大概就是这没有血腥味的空气了吧,而奇异的是,就算是他这样的人,躺在侦探社的沙发上,也没有觉得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

相反,这种契合感让他觉得他像是本就属于这里背景的画布中,他存在于这里不会有任何违和,若某一日他消失了,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太大差别。

他想这大概就是他所向往的了。

一个他能融入,也能悄然离去的,救人的地方。

 

之后他遇到了中岛敦,是个让他有些意外的少年,在地狱中生长,却没有被黑暗侵袭。虽说对方所经历的并不是完全的地狱,其所体会到的也并不都是真正的恶意,但人若不知晓安全,就算是善意所架构的地狱,也会带来真实的痛苦。

他敬佩所有能够从地狱中挣脱的灵魂。

这是他所做不到的事。他本就是黑,无论经历了什么,都不会变成白。他在地狱中生长,而后他离开那里,却依旧身处地狱之中。

——因为他早已成为了地狱本身。

他对敦有一定了解之后便盘算起了日后对敦的培养,和芥川的罗生门不同,敦这种能力并不是靠普通的锻炼能磨砺的,敦心中养着一头虎。这种共生的异能大多需要能力者与异能和谐相处,包容力和内心的绝对强大或者真挚感情才是让能力变强的必需品。若不能让虎屈从,便要和虎相互理解,敦大概会是后一种情况吧。

他想,这少年大概会和芥川相处得不错,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生活中。

敦与芥川之间的开场并不算好,不如说十分糟糕。他非但没有调节,还在其中添了把柴,让火烧得更旺了些。

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其中有一次芥川甚至险些丧命,所幸运气不差,手下也忠心耿耿,倒是让他对其有几分刮目相看。

他利用着自己对芥川的影响力引导着战场的走向,最终结果也并未辜负他的谋划,他认可了芥川,芥川与敦也证实了他对他们组合的力量的预判。

他们需要新的双黑来应对即将到来的危机,而他需要其他的战力来让他从正面战场上退出。

他感谢敦的到来,他更感谢的,是敦对于侦探社与黑手党联手的提议。

他不会说出口,但他的确有些怀念。

 

他曾被抛弃,却还是不得不生存着,他曾不被允许哭泣,也得不到任何人的认可与尊重。他没有身为人类的容身之处,直到他遇到了一个人。

中岛敦一直认为遇到太宰治是他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若有第二件,便是能够加入侦探社了吧。

太宰是个很特别的人,喜欢捉弄他,也喜欢欺骗国木田。奇怪的是对方在拿他开玩笑的时候国木田总能发现,可一旦国木田本人变成了被骗的那个,国木田就发现不了了。有时候他在想会不会国木田只是在纵容着太宰而已,就像他自己一般心甘情愿。

太宰是个很神秘的人,其原本的职业曾是侦探社无人知晓的秘密,悬赏金高达七十万元,他猜了很多,却也没能在真相揭晓之前猜出正确的答案。之后他们私开了另外一个赌约,猜太宰绷带下到底是什么情况,其实这倒是不难猜出,毕竟与职业不同,会被绷带遮盖的身体不过就是几种可能,迟迟不出结论的原因无非是他们没有机会解开绷带看一看罢了。

就连曾和太宰一同出差的国木田,也未能在一起泡澡时看到真相,——太宰这家伙就连洗浴时都是包着绷带的。而与谢野更是没碰过太宰身体,她说太宰从没有在她那里治疗过,因其能力的缘故,她也没办法强行为其看病。他觉得不可思议,心中好奇,却又怕是什么对于太宰来说太过沉重的过去,他想要知道,却也不想知道。

这个真相是在一次战斗中揭晓的。那次不知为何太宰失踪了好多天,他们平日里习惯了太宰突然不见,便也没找,战斗打响时发现就连乱步都猜不出太宰的所在,只说还活着,他们就没太在意。

他在战斗中与芥川相遇,对方看起来有些憔悴,但因为芥川向来病怏怏的,他与其又实在算不上关系多好,便没有开口询问。

介于有着同样的敌人,他们再一次联手,近来他们之间合作越来越默契,这次不知为何芥川却有些不在状态,而敌人又太强,他们应对起来颇为吃力。

“……在我这里。”他听到芥川突然低声开口。

“啊?”

“我说太宰先生,在我这里。”芥川用黑兽狠狠切过敌人袭击他的攻击,凶残程度像是冲着他在生气,“他在黑手党的医院呆了好几天,你们只要找了就不可能找不到,为什么没人来?”

他愣了愣,兽化的手臂上传来疼痛,但转瞬伤口就愈合了。此刻他更关注芥川所说的事实,和太宰的现状。

他们在战场上吵了起来,他追问芥川,芥川只说自杀未遂,对其他避而不谈,径自指责他们对太宰不闻不问。太宰平日里给人留下的印象实在太过强大,太宰什么都算得到,太宰从来都是游刃有余的,他有次和国木田聊天时谈起太宰,对方说一开始太宰自杀时真的特别紧张,时间一久,却也就不相信那家伙还会死去了。

他尝试与芥川解释,毕竟战场之上,赶紧说通了一起对敌才是正道。芥川听了他的话神色却扭曲起来,暗淡的,却又狰狞的,像是对他们的愤怒,却也像是对他自己的厌憎。

“我曾经也是这么想的……对于太宰先生的强大,不会有人比我更这么觉得了。”

敦点了点头,他认同这个说法,毕竟太宰在芥川面前似乎总是格外不留情面。他记得他们第一次一起战斗的时候,他劝说对方若是不合作太宰先生也会出事,对方还反驳他说太宰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去。却没想到如今他认同了太宰的无所不能,芥川却改了口。

芥川咳了起来,须臾,继续说道:“可没有人只是强大而已。他那个样子——”

“我可不记得我教过你们在战场上聊天。”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他看到芥川猛地转身,罕见的着急模样。

太宰治站在那里,上身只松松垮垮地披了件外套,而他们的敌人被他消除了能力,被芥川击飞,不知是死了还是晕了过去。

芥川追问着太宰为何出院,他却怔忡地望着太宰,他们讨论了许久都未曾得出的答案就在他面前,毫无征兆地出现,如此普通,却又触目惊心。

那并不强壮的躯体上错综复杂的是各种各样的伤痕,他猜想有些大概来自于太宰自己,但想必绝大多数还是来自于敌人。他甚至在其胸口上看到了枪伤,然而就算是朝着心脏奔袭的子弹,也没能夺取太宰的性命。

年少时身边曾有人说起,就算是枪也没那么容易置人于死地,他一直不信,但与很多其它的他不肯相信的事实一样,这也是真相。

这个人的生命看上去如此坚强,可没有原因地,他感觉到了恐慌。

他又一次在战场上奇异地理解了芥川,他眼前是毫无缺口的强悍,他却因此而看见了令人崩溃的脆弱。他一直努力做好每一件事,也从不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但他知道,如果他不为此做些什么,未来他一定会因自己没有做过后悔。

而他不想后悔。

 

漆黑而又明亮的夜。

遥远而又临近的河。

路人不会看得清他们的身影,躺在地上的他却看得见女人的举动。

这是温暖而又清凉的初夏。

若是如他所料,若是他们如愿以偿,等他们被人发现,恐怕已经是一周以后。

可笑的是,这大概将是他一生中最接近死亡的一次,却几乎完完全全不是由他策划的行动。

但并无妨,因为这一切都与他希望的如此相似,不会太痛苦,不会给旁人添麻烦,与美女一起,也不会有谁因此受到伤害。

相反,不如说他若是能拉着这女人一同死去,会给他的城市减少不少损失也说不定。

他轻轻勾起嘴角,眼皮有些沉重。女人还在把什么往他身上绑,应当是缎带一类的东西,不比细线那般脆弱而令人疼痛,也不会像麻绳一样粗鲁。

他服了药,感官迟钝了不少,也基本能避免入水之后的剧烈挣扎。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他有些懊悔之前为什么自己没有想到过。

女人把他和她自己缠在了一起,不太近也不太远的距离。女人扶他起来,他没什么力气,头垂在她肩膀,呼吸都不剩多少。

然后女人给自己灌下药物,将他推下了水。

他们一起坠落进午夜的河。

 

闭上双眼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但又似乎没有。

 

新年的时候社长送了他一套灰色的和服,是夏天的款式,不是很贵重,却是他第一次收到来自侦探社的礼物。

他那时候便想着果然还是活到夏天吧,至少要穿一次这身和服,也不枉收到过这份礼物。

前些日子他从医院回到侦探社,敦像是被什么启发了一般煽动了社员为他准备生日的庆典,令人受宠若惊的规模,似乎每个人都在其中出了力,就连一向懒得做事的乱步,也把它当做玩乐的方式在努力着。

他们瞒着他,却也没有多刻意。没有什么能骗的过他,但他乐得当做毫不知情。

他又想起那套和服,心想虽然是生日时天气还没热起来,却也算是夏天了,不如在庆祝时难得穿上它,就那么一天也好。

他活在这个世界上,他活在这里,他也想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他记得他曾跟与谢野吵过一次,他伤的不轻,却不要与谢野为他治疗。他对与谢野说若以后他身负重伤也请不要救他,与谢野气得要死却又拿他无可奈何,只能摔了句她才不想给不尊重自己生命的人治病然后转身离开。

并不是不尊重自身性命啊。他在内心反驳着。他的确曾轻视生命,他的确曾蔑视自己,但是啊,但是他明明就比谁都认真地在活着,也比谁都认真地想要死去。

他想要完成这场生命,尽管他也想要从这其中逃脱。

他一直都如此矛盾地活着,对自身充满怀疑,却又比谁都肯定着自我的罪恶和价值。

所以他才如此疲惫。

 

他想他果然是快要死去了,因为只有将死之人才会回忆起这么多令人遗憾的景象。

为他准备的庆生会在敌人来袭之时被炸毁,他们复了仇,却挽不回多日努力的成果。他偷看到敦都快哭了却鼓励着大家说还有快十天呢肯定能再做一次,而国木田拿出对待工作一般的认真态度附和着敦的说法。

社长用他的方式激励了乱步,而贤治一脸天真地说太宰先生不是以前有不少朋友么不如叫他们来帮忙。

千万别。他当时差点脸砸墙上暴露自己,便匆忙离开了,也不知道后续进展如何。

——因为那之后,他遇到了一个女人,现如今同他一起沉入水中的女人。

 

她很像他。

 

他的意识已经十分模糊,思维断断续续的,只隐约觉得难受。

他想他终于能够死去。世人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应能找到他用来装着那套和服的箱子,若是他们打开它,便会发现和服上摆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若他死去,请让这套和服随他下葬,就算不在这世间,他也还是很想穿一次看看。

若是他们肯答应他的要求,那就再好不过了。

 

他和他自己在水中渐渐下沉,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想法在他脑海中一闪即过。

他即将死去。

他渴望活着。

 

 

【THE END】



【后记】

 

首先恭喜文野TV开播啦,这篇文最初也就是作为开播贺起草的,顺便写写我心爱的却也不奢求能够理解的太宰先生。

我觉得关于真正的太宰先生,有一点很幸运但是又很不幸的事情是我们可以从他的文章中清晰而又准确的定位他本人,这点我不知道该说可爱还是可怕,因为这样一来寻找他不是像对其他作者那样那么晦涩的事情,但这也意味着在他的作品(尤其后期作品)中我们每时每刻都不得不面对着他本人。

这其实挺让人绝望的,因为他实在是太细腻了。

说说文野,这世界其实和现实里的文豪们差的挺多的,但有趣的梗却随处可见,我对于绝大多数文豪本人也没有什么太过于真情实感的态度,所以萌起来感觉也不算糟糕。不过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年龄时代打乱重组之后,文豪们的关系也会变得微妙不少,这挺有意思的,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芥川先生真比太宰先生晚生几年,他会不会欣赏太宰治呢?

文野太宰的形象我个人还蛮喜欢的,不过一直都是非常游刃有余的样子呢,感觉有些完美过头了某人。我个人很期待看到他在正篇中暴露出脆弱的样子,小说外传还不够让我满足QAQ

讲道理日本那边做文豪相关总不带三岛玩我有点不满足啊,明明可以是个挺可爱的傲娇角色,我也蛮期待看到诸如三岛吐槽太宰去做体操啊之类的小NETA。不过后来也理解太宰先生了呢,三岛君。

关于这篇文。

其实最后一次自杀原本是第三部分结尾时的内容,但那样就是纯正的悲剧结局了,我个人不太喜欢而且第三部分本来字数就最多了。于是行文的时候把(根本没多少的)剧情改了改,这样一来就算太宰先生最后被救了也是有可能的呢。毕竟跟芥川先生聊过之后,对于太宰的失踪,中岛同学应该会更加在意一些了。

文中有一些文豪作品的梗和对文野漫画小说内容的提及,前者主要是太宰本人相关,后者我也尽量减少了剧透,毕竟开播贺,说太多原作内容也不太好。

稍微有点对不起国木田君,我其实对他印象很好,然而文中就是塞不进他的视角。国太给我的感觉和其他宰相关都不太一样,是比较温暖轻松的那种,所以哪天有机会再单独写吧。

以及最后,宰受冷得要死,虽然我实在水平拙劣,但就算做不成可口的粮食,能当把柴火温暖一下南极圈也不枉我萌过这CP了。

以上。

 

祝文野TV质量绝赞,圆盘大卖╮(╯_╰)╭

 

 

2016年4月6日星期三 
风月劫尽 


评论(12)
热度(345)

© 风月劫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