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光。要有你。
【不爱点心喜欢推荐,懒癌晚期】

【BSD宰受】死生(Part.2)

Part.2 织田作之助

 

后来他意识到他需要死去。

自杀行为被中也发现后他便无所顾忌了起来,横竖死了也有人去捞,不愁尸体无人问津最终化作一把腐烂的骨头。他把这种尝试声称为自己的爱好,一开始身边的人还会紧张,久而久之发现他怎么都死不掉后便没人在意了。

他的搭档是中原中也,他在港口黑帮中关系最好的却是坂口安吾和织田作之助,这两个人一个是情报员,一个是组织的底层人员,无论哪个都像是跟身为干部的他毫无关联。然而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他们一起喝酒时才会有那么多迥异的话题可谈。

也正是这两个人让他意识到黑帮的工作也不全是血腥或者无趣的,织田作不常抱怨工作相关的事情,他却喜欢听,那些琐碎的几乎算是家常的事情比起大型的爆炸或者屠戮更让他感兴趣,在那些描述中他似乎看得见作为人类才会拥有的某些东西。

中也同样喜欢喝酒,但他不常跟中也饮酒,那人的酒品跟他简直是极端的相反,两杯下肚便停不下嘴,抱怨来抱怨去,说的大多都是他的不是。

发现中也自己一个人也能喝嗨之后太宰便经常跑酒馆了,酒馆是他与安吾、织田作的地盘,他和织田作通常来得早一些,他们便会慢悠悠地开始,等待安吾的迟来。

那大概是他人生前二十年为数不多的真正轻松的时间。

 

 

织田作之助是坚守着不杀人信条的黑手党。

绝大多数人对此嗤之以鼻,太宰本人其实也并不真正认同这观念,但他对织田作几乎是完全信赖甚至爱戴着的,所幸他们一起行动的次数几乎为零,在织田作面前他几乎不提杀人,也一直试图不在织田作面前杀人。

他总认为行善时亦须心怀歉意,因为比起恶行,善事对人的伤害往往更加沉重而深远。

但他从不这么说。

因为他知道善良不是错误,织田作的善意更不是罪恶。

那是满手血腥满心黑暗的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的信念,在这个人活着就会堕落的世间他对此无能为力,只能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对方的坚持。

他想,这大概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后的赎罪。

 

织田作之助从不认为自己了解太宰治,但矛盾的是,他的的确确是太宰治一生中认识的所有人中最了解太宰治的一个。

大概是太宰在他面前防备心总弱一些,他所见的太宰治也与旁人见到的不同,常是孩子一般骄纵的模样。他听说过对方在遍地尸骨间谈笑风生,也对其冷酷绝情有所耳闻,但他面前的太宰治总是在琢磨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研究些奇奇怪怪的游戏,谈论些奇奇怪怪的话题,让人觉得有趣或者无奈,而不是厌憎。

他们虽同属于港口黑帮,工作却没有什么交集。太宰这人除了自杀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兴趣,大抵是因为太过优秀,做什么都轻而易举,反而无法长久坚持下去了。

据说太宰好像有过绘画的爱好,常规的作画大都堪称艺术,只有太宰称其为自画像的东西颇为诡异,让人看了还以为是什么诅咒之类的东西。

他没有见过太宰的画作,但他大概明白原因。

就像别人很少见到太宰稚气跳脱的一面一样,他也很少见到太宰阴冷晦暗的一面。

——直到他们临近诀别的时候。

 

在最后一个任务过程中遭遇狙击后,他打给了太宰治。与犹豫不决的他不同,太宰对待敌人从不留情。他看着鲜血迸溅而出染红视野,而向他伸出手的少年神色轻松,似乎发生在面前的不是杀戮,而是吃饭喝水一般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

他觉得这是错误的。

但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错误的其实是他自己。

太宰面对他笑的温柔,却在交谈中渐渐黯淡了神色。

“你的心情很差呢。……不得不违背你的信条,我很抱歉。”

太宰很少道歉,不如说除了出于某种玩乐心态故意作弄以外太宰很少做错什么。他也不希望看到太宰道歉,他知道太宰是对的,太宰总是对的。

尤其是当其中一个敌人撑着站起身来,将枪口对准太宰的时候。

生平第一次他渴望某个人已经死去。

 

他劝诱着对方击穿自己的头颅。

他一步步逼近指向自己的枪口。

他张开手拥抱近在眉睫的死亡。

看起来像是在笑。

看起来像是在哭。

 

然而他所需要的死亡从未降临。

 

织田作沉默地听着太宰对他解释自己不会被击中的原因,拳头攥紧又松开。他想要一拳砸过去,却也想将其拉入怀中紧紧抱住。

若不是在这样的场合下。

若他们之间是别的什么关系。

他大概就不会只是干涩地附和了对方半句然后转身离去。

与他那依旧不曾收割谁性命的手枪一起。

 

这是织田作第一次目睹面对死亡的太宰治。

太宰不曾在他面前自杀,他也没去捞过投河的太宰。他第一次如此真实而明确地看到了太宰心中的黑暗,那是自我毁灭的黑,却像是能毁灭这世间一切。

他却错过了唯一一次解救对方的机会。

 

因为他尚未等到第二次与其交心的时机便死去了。

而他所能留下的遗物并不是救赎。

 

爱好自杀,似乎什么理由都能用来死一死的太宰治在友人死去后却并未因此而尝试放弃生命。他像是魔怔一般心乱如麻,脑海中却又好似从未如此清晰过。他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也知道自己将会怎样选择。

他叛离了组织,只带走了他随身的衣物和织田作的某些物件。

他留不住织田作,可是他想,如果至少能留下一点点属于织田作的东西就好了。

可人心很小,塞了些新的,就总要丢掉些旧的。

他随着织田作一起下葬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他最后的青春,与他心中仅有的,勉强能称之为爱的感情。

就这样他仓促地结束了他的少年时期,跳过了年轻的日子,径自老去。

手里紧紧握着的,是无时无刻都在刺痛着他的,在他看来与自己格格不入的,名为善良的光芒。

那是织田作之助留给这个世界的遗物,不是留给他的。

 

而在这个世界收到这份祝福之前,他需要活着。 


【Part.2 End】

Part.3链接

评论(4)
热度(308)

© 风月劫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