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光。要有你。
【不爱点心喜欢推荐,懒癌晚期】

【忍迹】光源

要有光。

要有你。

他看着他迎着晨曦踏上征途,背影在晓光之中镀上一层光环,——有如神降。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君临天下。

而他只有倾尽全力来追随,永远在他身后,凝视着他的背影。

直到有一天,他的天分被耗尽,他的血液被烧干……他再也追不上他。

忍足侑士是个天才,无论是从哪个方面。他可以轻松地在学习亦或是网球上取得好的成绩,也能够用一个笑容一句话轻易俘获女子的芳心。

然而天才总是有秘密的,忍足侑士的秘密,是他爱上了一个人。

一个并不比他少什么天赋缺比他认真得多的男人。

——迹部景吾,冰帝的王。

他看着他在烈阳下的背影,被刺痛的双眼眯起,视线里的景象有些模糊。

他不累,但前方的人走得太快,他快要跟不上了。

有一种预感,这个人将会越走越远,穿过一切阻碍,走到天地的尽头,走出他的世界。

然而地球是圆的,他想,既然已经注定了无法追上他,是不是只要停留在原地,就总有一天会再一次见到他。

当他已走遍了全世界,看穿了人世间的一切悲欢离合,坎坷或者幸福,他是不是就会回到自己身边。

忍足侑士的魅力在他所成长的环境里一直所向披靡,只是他把妹得来的经验对于迹部景吾似乎毫无用处。

他尝试过去追求,然而两年的接近与努力换来的却是那人不冷不热的态度,他渐渐心灰意冷,可是两年七百三十天一万七千五百二十小时六千三百零七万两千秒的追随让他已经太过于习惯看他的背影,他有些累了,可是他没有办法让自己停下。

他没有办法忍耐,当那人的身影离他远去。

他看着他在暮色中缓下脚步,背影挺拔却显得格外萧索。他突然发现,他看了他那么久,确实第一次发现他究竟有多么孤独。

他走在他自己的道路上,超越了一个又一个人,直到前方再也没有目标。

于是他的征程再没有尽头。

他永远看着前方,就像他永远看着他。

他的光芒越来越耀眼就像总有一天会取代太阳成为世界新的光源一样,他笑了笑,有些自嘲,——可他自己,却越来越暗淡仿佛已经不复存在。

他在他的高傲的光芒中沉沦,开始忘记疲惫也忘记自己,但那个人的步伐却渐渐慢了下来。

他是累了么?还是受伤了?他的心里恐慌起来,想要询问,却不敢打扰。

只好将脚步放得更轻柔,跟随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

最后一场比赛对手不是自己。

忍足侑士无奈地笑了笑,看着那人面对手冢国光时认真到严肃的表情。

啊啦……似乎赢不了呢。

不是迹部,而是自己。

迹部景吾总是可以赢得了手冢的,代价是在旁人心中渐渐变成了坏人一样的地位。不过迹部他出人意料地喜欢这样的角色,或者说不是喜欢,而是习惯。

他习惯于与众不同,独自一个人站在太过高寒的顶峰,俯瞰诸生。

在网球能力上他其实还做不到,但他就是能给人一种这样高不可攀的感觉,让人想要超越,却也想要臣服。

他是多么荣幸,可以一直跟随在他左右。

虽然他已经很累了。

想要放弃了。

但他每次太过疲惫时都会想到未来可能会出现的美好,而如果放弃就再也见不到他。于是他只有让自己继续前行下去,直到那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终点。

他看到他的王终于停下脚步,安静回首。月光下,那人的面容出尘而冷傲,却带了些不可解的温柔。

他看到他了。

他努力睁大双眼想要看得更清楚,然而月色太美好,景色太梦幻,他有些不敢相信。

他的王啊……他微微笑,伸出手,试图触碰那个仅仅用一个背影就将他征服的男人,指尖碰在唇角,触见一点温热。

他感觉到那人的嘴唇在动,开开合合的似乎在说些什么,眉角扬起,眼中流露出无奈和了然。

他怔住,然后将手臂环过那人的脖颈,亲吻他在月光下薄削却柔软的双唇。

——亲爱的,我们回家。

无责任真相:

迹部景吾无奈地看着忍足侑士在月色中有些苍白的面容,抽了抽嘴角。

“忍足侑士你从大早上出门开始就一句话不说跟在我身后是抽什么风?部活练习赛都敢不去你胆子真不小啊!”

忍足侑士眨了眨眼睛,凑上前送上一个吻。

“有什么关系啊在下可是难得文艺一次啊……”

“你——”

 

——FIN——

评论(1)
热度(3)

© 风月劫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