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光。要有你。
【不爱点心喜欢推荐,懒癌晚期】

【暗海】你好吗

你好吗

演唱:周杰伦  曲:周杰伦  词:李汪哲

墙上静止的钟是为谁停留

是不是和我一样赖着不走

你说故事已经结束很久

我忘了 向前走

我努力假装现在过得很好

现在的你看来已不需要我

也许在不同的时空

还牵着 你的手

想知道你真的过得好吗

没有我也许是种解脱

将思念穿梭在宇宙数千光年

悄悄到 你身边

现在我试着习惯一个人过

也许你已经开始新的生活

陪着我的叫做寂寞

陪你的 是谁呢

……

【01】

——呐,海马,在你眼里我是什么人呢。

某个煦暖的午后,难得的相处时间。

敌人。有着全世界最美的蓝色眼眸的男人回答地斩钉截铁,态度坚定而不容置疑。

只是……敌人么……

暗怔忪地望着海马濑人在日光下亮得刺眼的双瞳,突然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会在难得的共处时间里问出这种问题。

那人的性格如何,自己明明最清楚了,却还是忍不住奢望能听到那人的肯定。

海马冷哼一声,拿起自己的东西走下了天台,那背影一如既往地决绝而又孤寂。

——不然呢?

他听到他的声音残存在午后的微风里,竟被染上了一丝温柔。可是那个几乎不会让别人看到他的温柔的人却早已走远了,只留下他一个人,还沐浴在阳光里。

【02】

他背对着他,走向充满黑暗与未知危险的道路。

也只有他自己才相信,那条路的终点,会是无尽的光明。

【03】

他没有信仰。

他无所畏惧。

他说他会用自己的双手开创未来。

他说他的明天一定会无限辉煌。

……他甚至,已经不再刻意地回避或抹杀却也不曾再提及自己的过去。

他想他也许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三千年前,还是如今,……无论是赛特,还是自己,都留不住那个人。

【04】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认同和肯定。

那一次他没有赢,却还是这样说着。他说就算有一天连弟弟都背弃了他,他也一样会一个人继续走下去,直到他想要抵达的尽头。

可是海马圭平又何尝理解过海马濑人呢?暗嘴角的弧度竟有些讽刺,你那个所谓不离不弃的弟弟,又什么时候真正让你不孤独过呢?

他所能做的,也只不过是跟着你,服从你的一切,然后在心里反对着把。

海马长久地沉默了,到后来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求助于什么力量来让时间倒流回曾经,让他可以收回他所说过的话。

也许他需要的就是那样一个人?

可以陪伴着他让他不那么寂寞的人,不需要做他的知己,甚至不需要懂他,只是单纯地在他身边让他看上去不那么像是只有自己。

而孤独,在他心里,化作他前进的理由,照亮他通向未来的路。

【05】

也许。

很久很久以后,他突然开口,声音低沉沙哑到难以想象。

啊?他用单字节表示他对这个笼统回答的不满。

海马转过头盯着他,眸色蓝得深而纯净,不含一点杂质。

也许,圭平他的确做不了什么。他淡淡道,眼里无悲无喜。但是你呢?

你说他什么都做不了,那你又能做到什么?

【06】

暗无言以对。

他不知道他能做些什么,为他。

他不能够了解他的心情他的状态他的所思所想所为所做,他认识的海马濑人仅限于决斗中的那一个,无惧无畏带着不可磨灭的狂傲和坚定,仿佛真的除了胜利他什么都不想要。

直到后来参与了很多关于他的事情,渐渐了解了他的过往与执着,渐渐懂得了他所选择的道路。——却还是无法理解。

如果是他,也许从一开始,他就不会选择那种生活。

可海马濑人却走得义无反顾,不曾迟疑,更不曾后悔。

【07】

他付出了那么多,怎么还有人可以否认?

他为了他所向往的未来坚持了那么久,为什么会在一个眼神一句话中就被击溃瓦解分崩离析?

连最亲近的人,都不肯认同。

那他还要旁人的认可做什么?

……他所做的所有都是无用功,他辛苦了那么多年,得到的却是一句我更想回到从前。

【08】

后来那场决斗的记忆在他心里渐渐淡了。

他不再记得曾经有一个男人赢了上万年却终究输给了自己,他不再记得曾经有一场决斗无敌的三重结界几乎把他逼疯,……他甚至不再记得那一张决死的希望。

伙伴因他受伤或者暂时失去了生命力,他知道后来也时常会提起会自责会内疚。可那个人在他怀里失去灵魂的那一刻,他却从不会再说起就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或者他早已遗忘。

他很少回去回忆有关海马濑人的一切,就好像那人一直强调的,不知是想让别人相信还是逼迫自己相信的,过去并不重要,他只要抓住未来,也只和能抓住未来的人决斗。

那么,你又为什么执着于和我的战斗?

暗一直在想如果一开始他没能集全大法师的五个部分,是不是海马濑人一辈子都不会注意到他?

可是那人也是这命运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三千年的羁绊他们从一开始一直战斗到如今。

就算那人没有为了一张青眼白龙闯入他们的世界里,在后来发生的事情里,他们也注定会相遇相知。

【09】

就像是他唯一的一次愤怒到极点,不是谁死亡而又是谁被摄去了灵魂,而是在那座岛屿上自称是海马濑人的怨灵的男人拿着海马的牌组,用那人绝对不会使用的语气说着那人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话。

那不是单纯的恶意,而是对那人从心灵最深处开始的侮辱。

有时候他会想,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比胜利更重要的,也许就只有骄傲。

——那种与生俱来的,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没有变得浅淡反而愈发增加的孤傲。

那人的自尊,比生命更需要被守护。

【10】

可是在三千年后的如今,他却渐渐找到了比尊严更重要的东西,而那人却依然在高处俯瞰着苍生,带着嘲讽的笑意旁观着他在记忆与友谊之间挣扎徘徊。

他无畏而坚定地向前,而他却回过头走向遥远的三千年前。

【11】

他终究还是要离开的,回到他本应该在的地方。

三千年前的亡魂,必须要回到可以让他安息的冥界,放下剑,放下冷漠与锋芒,走向那永无止境的神之国度。

他终会成为神祇,可是输了仪式之战永远放下了武器的他,还有值得那人留恋的东西么?

也许这一切,从他选择了伙伴而不是那人作为最终的对手是就已经注定。

他没有办法做到在和那人决斗时不去想尽一切办法胜利,那种翻腾在血液中的灼热与胸腔里猛烈如撞击心灵的震动会让他无法选择放下。

而与伙伴的决斗,可以。

他可以很平静地放下卡片和决斗盘对伙伴说你赢了而我输了,他却做不到心甘情愿地对着海马濑人,承认自己的失败。

他们是宿命的决斗者,那种感觉,甚至无关于胜负。

只是单纯地,不想在他面前失败,不想对他承认失败,……不想被他打败。

那人不会关注这些,他知道在他放弃了与那人最后一次决斗的机会时,他们之间的缘就已经断了,那人注定没有机会将他完整地击溃,就算是借口,决斗王这个称号也会被伙伴继承,而不是被那人夺走。

……就当作,是他最后的不服输吧。

【12】

——你可以走,但我不会停下,更不会回头。

——既然你无法跟上我的脚步,那就只有被我甩到身后。

【13】

他听到他这样说,瞳孔中里闪烁着灼目的光。

他无言地退开,离开他的光芒万丈的世界,离开他纯蓝如海天辽阔而又寥落的眸光。

他是属于过去的人,虽然是他说过,有了过去,才能够追逐未来。

可是他已经没有未来。

【14】

他真的相信了呢。

相信了他不会停留不会回头不会等候。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那一日临崩毁的建筑上,他站在直升机前,沉默地等了他多久。

而他那时,握住的是别人的手。

【15】

终于回到了亡者之国度的王不会承认他感到了寂寞。

就算是被满满的回忆所包围,所有死去的人都环绕在他身边仿佛时间从来都没走,他也还是寂寞。

……在彼岸,没有他。

所有选择了转世轮回的灵魂都不曾驻留在冥府,赛特不是会愿意等待他归来的人。

而不相信神存在的人,也不会被神所认可,成为神。

【16】

能不能告诉我,在你眼里,我究竟算什么?

不要回避,不要说谎,不要否认,不要嘲讽。

能不能告诉我,在你心里,我究竟,算什么?

【17】

是值得打败的强者,还是注定要分出胜负的对手?

是已经从你的世界里离开从此你不再记得的陌生人,还是曾与你朝夕共度患难无数的朋友?

是能在决斗中读懂你的知己,还是……

【18】

——敌人。

没有别的答案,如果这就是你的问题。

海马濑人缓缓合上双目,将所有情绪都掩藏在内心深处。

他听到那人低声问他是否真的只是如此,他听到自己的心中响起陌生的叹息,浅淡却不可忽略。

不然呢?

他转过身离去,看不出一丝流连。

所有的答案,都在他被隔绝在那人仿佛能看透一切的视线之外的纯蓝眸光之中。

【19】

他不甘心。

他不甘心战斗到现在,到他已经永远地从他的世界离开,他就只得到了那人的一句“敌人”。

他们拥有比任何人更深的羁绊,他不相信在海马濑人眼里,他就只是他的敌人。

与海马濑人敌对的人实在太多,多到他不甘心成为他们之中的一个。

【20】

如果注定要做他的敌人,那就请让我成为唯一的那一个吧。

【21】

他漂浮在他们的世界上方,以任何人都看不到的灵体的状态。

他想,如果没能找到那个答案,如果放下了剑却放不下羁绊,就算是在冥界,他也无法安息。

……让我死心吧。

让我看到你现在过得有多好多辉煌,就算没有了我,你也依然不寂寞。

他看到圭平仰着头将文件递给海马,那人扫过内容,没有太过明显的情绪波动,只是微皱了眉头。

“无所谓。”那人的声音冰冷。

“可是哥哥,他们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么?”圭平不理解地问道,“让他们成功对我们没有好处吧?”

海马冷笑,蓝色的眸子里通透的只有孤傲。

暗清楚地听到他缓慢而刻薄的言语,怔住在半空。

——他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曾经配做他的敌人。

曾经。

只有他一个。

【22】

风吹过,公园里眉目安详的老人膝上的古旧《圣经》被翻过了几页。

他路过,无意间瞥了一眼那内容,灵体的心脏疼痛,想要流泪,眼中却干涩得可怕。

马太福音第五章第四十四节。

神说,爱你的敌人。

——FIN——

评论(8)
热度(14)

© 风月劫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