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光。要有你。
【不爱点心喜欢推荐,懒癌晚期】

【古剑二/天下3】《无已》章三(乐夏/谢沈)

前文链接:http://xxx1915.lofter.com/post/253638_1085e2f


【章三·五彩池】

 

五彩池内一片平坦自是不能住人,他们三人一路斩杀着清浅池水中孕育出的鱼妖鱼精等低等怪物,一边往山路入口处走。

乐无异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不停地对逸尘念叨着,自从逸尘表示其对机关术十分敬佩并有一定了解后他就开了心,从翎羽山庄的建派讲到如今又讲到谢衣之后就止不住了,没多久就把地图和流月之事说了个干干净净,闻人在一旁不断扶额,却也拿他毫无办法,只能指望着逸尘子的人品性情了。

逸尘看起来并不像是穷凶极恶之辈,但也心思不浅,被问及自身来历总是岔开话题或者一言带过,应是隐藏了不少秘密。

乐无异倒是没她这些考量,就自顾自地说着,一边不停地低头看腰间挂着的一个类似于罗盘的腰坠。逸尘原本以为那就是个有些奇特的装饰,但一路上乐无异总看它,应当并不是那么简单。

“敢问乐兄这是……?”逸尘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问道。

乐无异眼睛亮了亮,把那罗盘拿起来给他看,开口笑道:“我还想着你怎么不问呢,这是我自己研究的,用来探测机关。机关之道在于控制简单的原料运作出精细复杂的效果,而像谢衣这样强大的机关师甚至能够以木材皮革之类的死物制作出近似于活物的仿真程度,这并不仅是来自于机械本身。谢衣祖师对于机关术最大的贡献并非源自其作品的精巧,而是他提出制作机关时将灵力注入其中,以灵力的自我流动来辅助机关的周转并减少机关的损耗。从那时开始,机关之术才算是真正成形。所以这样说来,谢衣祖师其实可以算是整个机关术的创始人呢。而翎羽山庄对大荒的贡献上,机关术可远比落日神箭派系要重要!虽说现在大家都不爱学机关术了……就算学了也都是用作陷阱……”

逸尘默默听着,有些无奈。乐无异这人看着倒是不错,就是一提到机关术就停不下来,说着说着连对谢衣的称呼都变了。

乐无异停了停,看了眼逸尘,突然醒悟道:“啊我正要讲‘不要下雨’的原理呢!凡是精密的机关内部都流转着机关师的灵力,而灵力是可以被感知的,现在有些隐秘地点的响报就是来自于此。修为高深者可以暂停自身的灵力周转以防被察觉,但机关是不行的。我做了便于携带的感应灵力的罗盘,但因为人身上都带有灵力,修为高深者灵力格外多,我还没学会暂停自己的灵力,我和闻人灵力都不多,之前并未影响多大,但你似乎灵力丰裕,所以自你加入后这罗盘便一直有响动,我就得时常看看是否有所变化。”

逸尘了悟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乐兄倒是奇人,这罗盘看上去十分精巧,乐兄应是于机关一道格外精通。”

“只是……乐兄刚刚说‘不要下雨’是……?”逸尘有些迟疑地问道。

“啊这个啊,是这机关的名字啦!落雨时地底机关灵力难以感知,是这罗盘的大忌,所以就叫‘不要下雨’了。”

“……乐兄真有趣。”逸尘摇了摇头,说道:“灵力控制在下略有研究,短时间地暂停自身灵力应当可以做到,在下这就试试看。”

“能做到就再好不过了——”乐无异眉开眼笑道,却又突然喊了出来,“等等!就是这儿了!”

闻人和逸尘闻言看向他手中,只见那机关几乎是跳动起来,上面指针胡乱窜了起来。

可这山路仅两人宽窄,这一段旁边甚至没有山体,只是一片瀑布,自山顶垂下,拍打着这一层山道的地面,溅起的水花在他们裤腿上留下一片泥点儿。

“乐兄的机关应当没错,看来这处谢衣的居所,应是位于这瀑布内了。”逸尘拔剑出鞘,似是打算直闯进去。

闻人慌忙拦住他。

乐无异把罗盘收回腰间,说道:“逸尘你别着急,谢衣的居所机关诸多,你这样进去怕是会被伤到。”

逸尘叹了口气,“虽不知道谢衣是否是在下寻找之人,但在下之前找过的地方也大多机关重重,简单的应对之策还是有的。不过这次在下并非想要直闯进去,若房屋真建在瀑布之内,那必有山壁遮挡,在下只是想要分开瀑布,让乐兄看看山壁机簧罢了。”

“原来是这样……”无异挠了挠头,没再阻止。逸尘剑指瀑布,单手捏了个诀,瀑布之水竟是被慢慢分开了,露出看似普通的山壁。

“乐兄快想办法进去,在下恐怕支撑不了多久。”逸尘有些吃力道,“而且这山路虽罕有人烟但终不是没人,若是被旁人发现,我们岂不是害了谢衣大师。”

听到这话无异慌忙扑进去琢磨起来,闻人横刀立于一旁,盯着四周动静。

此情此景,真不是该说是像团伙抢劫,还是入室偷窃。

所幸乐无异本事还是有的,并未耽搁太久便找到了开关,他伸出手将开关拧了拧,没动。刚想按下,突然又觉不对,眯起眼观察了片刻,把开关往外拔了一下,这才可以转动。

拧动之下,山壁竟犹如一扇门一样缓缓向内打开,现出其中洞天。欢喜之下他刚踏出一步,便听到旁边逸尘焦急地喊了出来。

“小心!”

一道剑气擦过他耳边,有些微痛感。飞来的一蓬针被其击落,掉在地上,那细微声响混进了身后骤然响起的水声里,听不分明。

“多——”他回过头想道谢,却蓦然怔住。

只见那道长浑身被落下的瀑布水流浇了个湿透,素色的衣袍还算厚重所以还好,其他地方就没那么幸运了。乌黑的长发一绺绺贴在颊侧,水珠有些从发梢滴落,有些则沿着鼻翼滑下,经过水红唇角修长脖颈,没进紧闭的衣襟——无异慌忙挪了视线,不知自己方才为何失神。

“抱歉啊……”无异脸有点红,他看得出刚刚逸尘是为了救他撤了分水术。

“无妨。”逸尘摇了摇头,重新支起水流,让闻人羽进来,收了真诀,却未收剑。

“我曾听师父提起,密室机关多设在入门之处。普通人会在找到开关时松懈,所以在把手开关上设置机簧极易得手。而开门之后的第一发机关一定是最凶猛的,不然难以起到震慑作用。但经验丰富的人绝对不会栽在这两处,此时便需要第二波或者第三波较为阴毒的攻击了。”

说到这里逸尘突然摇了摇头,收起剑道:“我竟忘了,谢衣这等宗师人物,入门机关都只是警示性的并无杀伤力,又怎么会在自己住的地方设置杀人的暗器。”

他抱拳行礼,带了分真力在声音中,说:“晚辈逸尘子,偕友拜访谢前辈。请前辈赏脸一见。”

乐无异和闻人羽当即看他,有些讶异地问:“你是说谢衣祖师在这儿?”

逸尘手指点唇,示意他噤声,唇上湿意仍未褪去,让乐无异有些移不开目光。

谢衣的这处住所比其他的更有人气一些,碍于山体的宽度,它并不大,但无疑是精心布置陈设过了。他们所在的地方是石铺的外厅,很短,两侧立着各式各样的人偶或者雕像,正对着的墙面上挂了一块匾,上书采石居三字,应是此处的名字。而那墙靠两边处是两扇门,估计是通往内室。

逸尘虽暗示无异耐心等待,看到谢衣作品的乐无异却哪里肯听,早就凑近了那些机关人偶研究。闻人站在逸尘身侧似有所思,逸尘注意到,却也没有在意。

就这样等了半柱香的时间,他们才看到一扇门被打开,一个白衣男子向他们走来,面具之下看不清面容。

“你们寻我何事?”男人开口,语速很慢,声音温和又不失力度。

逸尘犹豫了一下,正要开口,却见乐无异冲上前,一副快晕过去的样子。

“你你你就是谢衣祖师?谢衣本人?这些都是你做的?”

“是。”谢衣点了点头,望向被他们打开的石门,缓缓道,“能请小友你去把门关上么?瀑布水急,漫进室内太多会造成机关损伤。”

乐无异忙跑过去鼓弄起来,没想到这关门比开门还要难,足足一炷香的工夫他才找到方法,这时他浑身几乎已湿透了。

“不错。”谢衣赞许道,又望向闻人羽,“姑娘找我可是有事?”

倒也奇怪,之前明明是逸尘向他通报,说的是自己偕友而来,此时他却先问起了闻人羽。

闻人咬了咬下唇,说道:“我叫闻人羽,本非为前辈而来。我想找的,是比翎羽山庄落日神箭派系首席弟子更强的机关师。前辈能证明自己是吗?”

这话倒是有些过了,但谢衣不以为杵,反问道:“刚刚那位小友想来不比当今江湖上的机关师差,为何不找他?”

闻人脸色白了白,突然撩起衣摆单膝跪地,直视着谢衣。

“无异心善,不愿其术用于战场导致杀伤,但红石峡告急,我营战士无力支撑太久,诸多机关师皆无能为力,请前辈务必前往!”

“闻人你……”乐无异吃惊地看着她,“你竟然是从前线来的!”

谢衣轻轻叹息,没有拒绝,只让她更详细地描述情况。

闻人摇了摇头,道:“军事机密,我也不曾得知详细,只知道应是有人被困。天机营弟子只需执行命令,请前辈见谅。”

谢衣沉吟须臾,颔首,“也罢,既然是前线要事,我便走一遭吧。只是闻人姑娘你须承诺我,若非我授意,莫要声张我身份。”

闻人垂首,“诺。”

“那道长你呢?”谢衣看向逸尘子,神色并不似先前看向无异、闻人那般温和,隐隐透出些戒备之意。

逸尘方要开口,谢衣却又说道:“慢,在道长问我之前,我倒是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与他们二人不同,并非为了机关术或者谢衣名望而来,对机关一道的了解也不多,可真正对上机关,你的应对却远胜于其他二人。以道长年纪……”

“敢问道长师承何人?”

逸尘脸色沉了下去,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师门之事,非必要时,不可外诉。”

谢衣叹了口气,摇摇头道:“遮掩欺瞒乃非相处之道。”

无异却插嘴道:“有什么关系,谁没点秘密,逸尘不想说就算了吧,说不定逸尘是某个大人物偷偷收的徒弟不好说出来呢!”

谢衣和逸尘同时怔住,须臾,谢衣笑道:“无异倒是有趣,也罢,道长请。”

逸尘垂了眉眼,掩住微微变色的神情,说:“在下要找的并非谢衣。”

“哦?”

“在下从天虞岛一路东寻至此,所找的不是机关师谢衣,而是红尘。但红尘只是个代号,真实年龄与姓名皆不可知,在下也是为了碰运气,才同乐兄闻人一同前来拜访此处。”

“敢问谢前辈是否是冰心堂护针红尘?”

“冰心堂?”谢衣还没回答,无异就嚷嚷起来,“谢衣明明是我翎羽山庄的祖师,又怎么会是冰心堂中人?”

逸尘心道不好,暗暗瞪了无异一眼,可惜对方没有注意。

果然,谢衣开口否认:“我并非冰心堂门人,道长应是找错了人。相传冰心堂红尘护针医术高明,又负责冰心堂那些搬不上台面的事务,不知道长找红尘护针,是有病要医,还是有事要谈?”

逸尘面色冷淡下来,“谢前辈既然并非在下要找的人,在下便不能说。”

谢衣轻叹道:“我只是想看看我是否能帮上忙。”

逸尘摇了摇头,“事关重大,若是说了,怕是会牵连到你们,此事便先这样吧,若有机缘,自能寻到解决之法。若是可以,在下还是先陪闻人去中原,前线之事不宜拖迟。”

谢衣见他坚持,便不再勉强,“也好。今日你们三人便在这里住下吧,明日待我收拾好东西,我们便出发。”

“两位小友方才浇了水,又拖了这么久,还是快去里间冲洗一下。寒舍虽简陋,地下却有处浴池,你们若找得到,便可以去试试。”

言罢,谢衣给他们带进了内厅,房间只有三个,闻人一间,谢衣自己一间,无异和逸尘便只好同住。

“通往地下的机关便在这间,感兴趣的话可以找找看。”谢衣看着无异说道,显然对乐无异这个嗜好机关术的翎羽弟子极为满意。

“好的,谢祖师!”乐无异兴高采烈道。

谢衣摇了摇头,“我并非翎羽山庄门人,只是当初帮了后羿点忙罢了。莫再要叫我祖师。”

“是这样?”听到这个事实无异有些吃惊,挠头道,“那我可以叫你谢伯伯吗?虽然好像有点太唐突……”

谢衣轻笑出声,道:“随你。只是还未曾问过,无异小友全名为何?”方才他听闻人羽说过无异名字,却始终不曾得知其姓氏。

“啊我?我我我叫乐无异,谢伯伯叫我无异就好!”自见到谢衣起无异便始终未平复下心情,他突然想起之前谢衣说的话,慌忙问道:“话说谢伯伯并非翎羽门下,却也不是冰心,那谢伯伯师承何脉?”

逸尘在一旁整理东西,听到这里不禁开口说道:“谢前辈神仙中人,倒也未必非得有个师门。”

谢衣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回答。

“我并非哪个门派中人,但我的确有一位师父,所以若真要说我隶属于哪里,我想那应该是……”

“魍魉。”


【TBC】

评论(11)
热度(23)

© 风月劫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