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光。要有你。
【不爱点心喜欢推荐,懒癌晚期】

青空(章二)

【章二】

这是一个对和平习以为常的朝代。

新皇上任后不久帝国内局势便稳定下来,经济形势虽算不上连年节节攀高却也让百姓温饱有余,犯罪率低到难以想象,人们歌颂着新皇的伟业,感谢他给予人民安稳的生活,与和平的现状。

所以当这起犯罪发生了之后,人们是如此愤怒,他们抛下休息日本该享受的娱乐活动,来到临时开放法庭,等待着恶行被宣判,恶人被惩治。

法院认为这样的罪行应当让更多人看到、批评,于是他们租用了体育娱乐中心的场地,搭建了临时法庭,市民只要持有效证件,经过安检就可以进入观看。

而这会场不远处就是案发地点,人们在来到这里或者是离开的时候还可以顺道去观看一下现在被封锁了的灾难现场。

在歌颂了十数分钟当今皇帝的丰功伟绩和如今社会的安全平静后,话题终于被转向了这次犯罪行为,这座工厂所在的区域被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而犯罪者使用的燃料成分和来源依旧在调查之中。

“这起犯罪的嫌疑者在案发后便已被确定并逮捕,”庭长有些痛惜地开口,在他的示意下明星和游木被押了上来,新皇仁善,所以法庭对疑犯也抱有一定程度上的尊重态度,只是用合金锁铐住了他们的手脚,一人身旁有个警卫,枪口也垂下,并没有全程指着他们。

“虽然只是嫌疑人,还未定罪,但请原谅我们不得不封锁住他们的行动。两位嫌疑人均为帝国军人,现役塔城SIMA部队机师,我们必须确保其不具备反抗和伤害他人的能力。”

“什么啊明明——”明星有些愤怒地喊道,却在枪口抵上后背时消了声。

他有好多话想说,好多事想要反驳,镣铐只是表面,真正束缚他们行动的是他们来之前被注射的药物,而在预先审问的时候,并没有人听他们的解释,只象征性地确认了他们的身份就关押起来,等待着这一日的判决。

他知道大概是他们那一晚的行踪被拍了下来,但那并不是决定性的证据,他们没有作案,但也没有人给他们反驳的机会。公开审判若是审错了人对于法庭的公信性颇为致命,法院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却更不会允许这样的大案没有结果。

“记住,你们是军人。”带他们来这里的人这样说道。但这帝国被称之为军人楷模的人便是他父亲,他如今沦落至此,便必定经由了他父亲首肯的结果。

他打小就不想成为他父亲一样的人。

但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姓氏的缘故,他们第一次获得了为自己辩护的机会,审判者询问他们是否有要反驳或者补充的事情时,身边的游木慌忙辩解道:“不是我们!我们只是好奇去看一看!当时……”

明星望向游木,他知道他们想起了同样的事情。

“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另一个人!”

“哦?”这句话似乎引起了众人的兴趣,观众席上也开始有讨论的声音,然后在管理人员示意下又安静了下来。

“你们进出工厂的过程都被录了下来,至于是否确有其事,确认一下录像就可以了。”

录像?明星和游木面面相觑,他们分明避开了所有的摄像头,难道还有他们漏掉的么?

庭长示意后台播放录像证据,片刻之后,中央屏幕和四周的小投影荧幕上都亮起了月光。

那是塔城体育娱乐中心引以为傲的无死角播送,能让所有的观众都看清楚台上发生的事情,而此刻,那上面放送的是——

那座废弃工厂的大门。

画面十分昏暗,只有寥寥几缕月光支撑着视野。庭长皱起眉,似乎有些犹豫,但没有叫停。

镜头摇摇晃晃地向前推进,录影者打开了门,进入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厂房之中。

接下来是连续数秒的漆黑,众人屏住呼吸,录像中听不到脚步跟呼吸,却有奇怪的机械响动和翻弄物品的声音。

然后由某一个点开始,画面突然亮了起来,明晃晃的白色光芒宛如炸裂一般,而片刻静默之后,人群也炸裂起来,沸沸扬扬的讨论声充斥着整个场地,审判之锤敲落,安保人员才想起示意观众安静。

闪光中,人们看到的是空无一人却运转如常的全自动生产线,这原本与明星二人所看到的并无区别,但录影者远比他们走得要近。

在半透明的隔离墙内,大批量的武器被组装,然后运送到另一侧,装进集装箱。明星粗略地辨认了一下,基本都是SIMA专备武器,一部分是常备的替换用冷兵器,而大部分则是这些年已经不提倡了的可替换型激光炮,而隔离最严密内部设备最精密的则是早年被禁止的离子武器的生产,最后的步骤是在产品上刻印一枚特殊的纹章,画面就停止在这里,然后回到一片黑暗之中。

庭长脸色青白,他根本不知道那座工厂里到底有什么,但他可以确定的是,这不是他预计要播放的录像。他示意后台检查证据和网络连接,然后试图维护秩序重新问询。

明星和游木望向彼此,意识到这场审判出现了特殊情况,而这意外之事明显有利于他们。

而大屏幕第二次亮起的时候,情况变得更加难以控制。

与废弃工厂中常人并不认识的武器不同,这一次画面是由活生生的人组成的。应当是哪个监控摄像的视角,画面之中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医疗设备和病床。每一位躺在病床上的人都被严谨地束缚起来,监测仪器连接在病人的大脑和身体各处。

一位”医生“在笔记本上潦草地写着什么,录像中只有机器运转和笔尖划过纸张的细微声响。在这个时代用笔而不是手机电脑记录事情的人已经不多了,不觉让人更注意他几分。他戴着口罩和眼镜,头发被收拢在手术帽里,却又有几缕暗青的发丝不肯受到约束,径自漏了出来。——这不是个常见的颜色。

一位医生在做笔记,这肯定不是录像想要表达的事情。果然,仅仅片刻过后,他便放下笔,走到一旁一个奇特的控制台前,按下了某个按钮。

全场都摒息等待着会发生什么,包括他们身后看守的警卫。明星望向游木,他看不到自己身后的人,却能扫到游木的。果然游木也想到了同样的事,对他眨了眨眼。

他们向前悄悄挪了半步,这个距离不算明显,却足够让他们对接下来发生的任何事情都留有余地了。

而画面中某个病床四周升起了透明的围墙,一根机械臂伸出,将病人输液的原料换成了另一种淡蓝色的液体,并调整了滴速。

病人突然睁大了眼睛。——这不是自然醒来的样子,更像是某种强烈刺激导致的应激行为。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近乎于惶恐的幸福神色,就好像天神大发慈悲赠予了宝物,他小心翼翼地接过,想要藏起来,却又想要拿出去炫耀。然而在这里无处可藏也无人可炫耀,他动了动,被束缚带阻拦,这才像是终于清醒过来一般挣扎起来,却又像是落入了更深的梦境。他似乎没有看到玻璃墙外观察着他的医生,也没有衡量过自己的处境和力量所及,只是拼命地尝试摆脱束缚,让他能够更畅快地活动起来。

然而录像里听不到病人一丝一毫的声音,想必是那道隔离墙的功劳,医生冷眼旁观着那位病人的动作,只偶尔提起笔写几个字,或者扶一扶眼镜。

突然,观众席上传来了尖叫声,影像中那医生倒吸一口气,兴奋起来,眼镜歪了都没有管,急急忙忙贴近了隔离墙看。只见那病人的右手崩断了束缚带,眼看着就要去抓其他的部分,却突然像是被按下了开关一样停住,四肢软了下来,表情定格在一个痛苦而疯狂的状态,然后再也不动了。

医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暂时没有管他,而是回到座位上写字。而法庭已经骚乱起来,庭长的铁锤落下,却也没能缓和多少。

让观众暂时安静下来的是录像里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医生起身打开门,在监控无暇顾及的门缝的阴影中传来一个人声:”今天——“

庭长蓦地睁大双眼,喊后台切掉录像,都没来得及管扩音器的问题。幸而被替换掉的似乎只有录像而不是后台的操作人员,画面被及时地切断了,那句话只说了一半,应当是在问这医生今天似乎有新的进展。

事已至此就算是普通的观众心中也已经明白,这第二个录像里所呈现的并不是一场治疗,而更应当称作是人体实验,在场几乎没有人认识那枚纹章,却大多都觉得那人声有几分熟稔。但明星和游木已经来不及细想了,在骚乱中他们听到了身后人体倒地的声音,明星刚想回头便感受到小臂上传来轻微的刺痛感,贴近他的气息温凉而熟悉,尽管只有仅仅一瞬间就离开了,却还是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体内的力量在回复,他侧眼望了下游木,果真游木已在那人的带领下往后台跑去,他便也跟上,为了表面上的人道或者是对药物的盲目相信只拷住他们的双手却没有硬性束缚双腿绝对是对方的失误。

而在跑路的过程中,那仅剩下的束缚在他们终于回归的力量中被扯断了链条——他几已确信他知道那个实验的内容是什么,他们都是怪物,或者是在成为怪物的路上,区别只是有些人生下来就是,有些人明明不是,却千方百计地想要自己是。

“一定是他们搞的鬼!快抓住他们!”

警卫的子弹擦过他们的步伐,只可惜这是障碍颇多的后台,又总有普通人在,警卫难免放不开手脚。而在殿后的明星险些被接近的时候,一声尖叫响起,一个女孩害怕地哭着向警卫道歉,听上去似乎是架子被碰到了,差点砸到她不说,还挡了警卫的路。

应当要向这女孩道歉才行,明星这样想,他刚刚匆忙之下好像确实撞到了旁边的东西,害无辜的女孩被惊吓又被责问总是不该。

不过要怎么认出她呢?明星跑着跑着却有些发起了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专心!“抓住他的那只手有些冰凉,却从来都让他感受到温暖。明星大大地笑了起来,”抱歉啦小北!“

被称作小北的男人全名是冰鹰北斗,是明星和游木所在的SIMA小队的队长,也是他们一直以来要好的朋友。他想到了刚刚所在意的问题的答案,北斗此人对声音向来敏感,若是他改日听到那女孩的声音,应当不会认不出来。

北斗将一个东西塞进他的手,是他熟悉的形状和质感,也象征着他的力量与价值。那是SIMA的启动钥匙,他按下上面的一个按钮,抬起头,他的半身一般的存在正向他敞开入口,迎接着他的回归。

一瞬间他竟觉得有些感动。

他攀上机,将失而复得的钥匙嵌入槽口。舱门缓缓关上,而他放任自己瘫进驾驶舱并不柔软的座位里,听着AI优美的声音宣读着他的识别信息。

他双腕上仍挂着被扯成两段的合金手铐,而身上穿着的是再普通不过的常服。他随口就能背得出十几条驾驶服的必要性——虽然看起来不太像,但在驾驶课程上他一直都是旁人羡慕不来的天才优等生,然而当安全装置启动将他的身体缚住时,他心中没有一丝恐惧。

他在这里,他的机体在这里,他的同伴也在这里。

他能活下去。

他以前从没有这样确定过。


评论(1)
热度(6)

© 风月劫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