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光。要有你。
【不爱点心喜欢推荐,懒癌晚期】

【零中心伪全员向】青空(章一)

【章一】

新历1010年春,星期六。

塔城。

帝国偶像日日树涉的演唱会刚刚结束,这场聚集了近半塔城居民的大型活动散场时人山人海,一同前来的伙伴几乎必须贴着对方并互相抓紧才能不被分散。

明星昴流抓着同伴的手臂,一向明朗的面容上布满尚未散去的兴奋感,却又因为如今的“盛况”而平添几分苦恼。他们夹在中间出的场,几乎是被人流推着往停车场走。他们也是开车来的,车子停的位置和他们刚刚的座位一样尴尬,想来也要堵上一两个小时才能开出场地。他想了想,凑近同伴耳边说道:“阿木,要不然我们待会儿再去开车吧!”

“啊?”被他称作阿木的青年名叫游木真,他愣了一下,应当是没听清明星说了什么。

“我说——”明星提高了声音想要重复一遍,却突然发现身侧出现了点缺口,忙拉着青年往外挤去。

“诶?”游木呆呆地被他拖着走,捱过人群的时候另一只空闲的手捂住了自己的眼镜,生怕它不小心被蹭掉,成了旁人脚下的无名尸。

待拉扯着走到清静些的地方之后,明星才跟游木解释道:“我刚刚的意思是,反正一时半会儿车也开不出去,阿木我们干脆去附近逛一逛,等人少了再回来吧!”

游木没有反驳,他也仍旧处于演唱会的余韵之中,眼前有些空濛,耳边仿佛还时不时回想起涉的歌声。

不过更令他们激动的是,他们见到了那台传说中的SIMA天照。

他们两个都是在塔城军队训练已久的SIMA机师,比起歌舞,“最强机体”自然更令他们感兴趣些。他们是机师,了解的自然要比普通人要多。天照并不是像新皇赞颂的那样是唯一的最强机体,在前朝终结之前,曾有过这样一个称呼。

——三奇人。

当时的大皇子零,零神秘的友人涉,和帝国曾辉煌数百年的深海家族的继承人。

他们是当时最强大的三台SIMA的机师,而那三台SIMA有着超出想象的能力。有人说它们是天人的机甲,传说中它们爆发的时候会变成蜃楼一般,无论怎样冲上前去,都无法触碰到它们本身。

那三台机体拥有着来自同一个神话体系的名字:月读命,天照,和须佐之男。

但在亲赴太空抵御NM星球侵略的零牺牲后,深海家的公子便悄然消失不知去向,只有涉投靠了篡位的新皇,从此成为帝国唯一的最强机师。

SIMA的真正名字是SIMAMU(SpecialIntelligent Motorized Anthropopathic Martial Unit),即特殊型智能化机动人形军事单元。然而如今更多人只叫它SIMA,军事单元这个部分却是被有意无意地省略了。

涉这个军方偶像的推出更是让SIMA在人民心中的印象变得亲近起来,他从来都与他的机体一同出席偶像活动,就好像天照是一位有生命的美女,他歌颂她,表露着对她的爱意,而她站在他身旁,像是要为他伴舞,又迟迟不肯迈出第一步。

人们为他疯狂,也对她痴迷。

“阿木快看!”明星拽了拽游木的袖子,兴奋地指着天空。

只见夜空中银白的机体加速飞去,仅留下若有若无的,光芒一般的金色余烬。

他在天穹,地面上注视着他的人再多,爱着他的人再多,也只有狂热的目光可以追随他刹那,却是永远都无法触及。

曾能与他并肩飞翔的人已不知去向。

能将他留在地表的人尚不知是否存在。

只有天照依旧与他一起,从他们相遇,便不曾分离。

明星和游木抄小道离开了人群,四处逛了些时候。会场北边不远是一片颇有些古旧荒凉的工业区,据说是几座废弃的工厂和小楼,等着谁家来拆迁重建已有多年。

他们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这边,明明只隔了几条街的距离,会场的热闹却完全没有传递过来,这里几乎是一片漆黑,只有前些年统一投放的新型城市清洁机器人NIA还缓慢地运转着,伴随着不甚明亮的月光显得冷清又寂寥。

“我说明星君……我们一定要走这边吗?”游木四处打量,这附近除了他们俩以外空无一人,也没看到车辆经过。

“哈哈哈,阿木怕了吗?”明星爽朗地笑了笑,不甚介意。游木便也跟着他逛,当他们走近其中一座工厂门口时,他突然拉住了明星的手腕。

“你看那个是不是监视器啊?”

游木对这些玩意颇有点研究,在基地的时候他也会兼职负责小队里的一些电子技术方面的问题,所以他一眼就注意到了在这座工厂围栏大门旁装着的摄像头。

监视器是普通的监视器,不普通的是游木以自己与军用电子设备打交道多年的经验保证,这玩意现在是在工作着的。

一个废弃多年的工厂为什么会有还在运行的摄像头?两人相视一眼,悄悄绕过推测的监视范围,在围栏外面远远走了一圈。大门和四角都有监控,但毕竟是普通的设备,且伪装成不在使用的状况,自然不会太精密严格,也防范不住他们这种训练多年的强化军人。

所谓强化人就是通过基因改造赋予还未出生的人类接近天人的身体素质,这样的改造成本极高,却也有着极大的诱惑性。帝国每年会公开征收基因改造的报名,普通家庭可以预支孩子的人生,以将来孩子入伍六十年的条件来换取孩子强化人的出身。普通人的寿命约为百岁,强化人却可以拥有接近二百年的时光,所以就算要在军队或者军方机构里消磨六十载时光,帝国每年收到的报名也还是远远超过他们所需要的人数,依旧不得不进行严格的筛选来决定最终人选。

明星和游木都是强化人,游木身世成迷,明星却不是因为这样而成为强化人的。明星的父亲是帝国的高官,家境十分优渥,帝国控制改造放在台面上的最主要原因是其高昂的价格,不在乎这成本的家庭自然也可以暗地里花大价钱来购买这样的资格。

他们轻松翻过了墙,偷偷接近了工厂侧面,这边没有门,只有几扇钉死的窗户。他们听了听,没发现有活物的声音,但是他们听到了机械的运转,可以肯定这座工厂还在工作,绝对没有被废弃。意外的是工厂正门竟没有监控,他们打开门潜了进去,里面几乎漆黑一片,只有一些微弱的机器运转的彩色光亮,还不足以照亮偌大的厂房。

他们为了看演唱会带了个望远镜,这年头这些仪器都是一机多用,这望远镜自然也兼顾了夜视仪的功能。游木调了模式透过它望了望,顿时煞白了脸色。

厂房中间是正在悄声运转的全自动化生产线,周围有一层隔离,所以在生产什么他并没有看清,但包围着生产线整整一圈的空档绝对是军用的射线网,他认得角落里的发生器。

——怪不得到了厂房里反而不需要了监视器,因为偷着进去的人绝对是出不来的。

他低声跟明星说明了情况,两人决定下次再来,带了设备再来看看能不能调查一下。

他们有些匆忙地离开了厂房,凭着记忆沿着之前推测的监控死角路线往外走。来的时候小心翼翼还怀着些兴奋所以一切正常,走的时候游木一向有些笨手笨脚的作风便暴露了出来,一台NIA靠近的时候,他吓了一跳,一脚没踩稳,绊到地上罗列的钢材,险些摔了一跤。

仓皇站稳的时候,他似乎看到什么动了一下,差点惊叫出声。明星扶住他,也往那边看去。

幽静的月光下一个漆黑的身影站在树荫里,兜帽挡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点苍白的颔尖,无端给人以一种模糊的美感。

那人抬起手,手套也是黑的,食指点在唇上,示意他们安静。

像是受了蛊惑一般地,他们便无法发出声音,眼睁睁地看着那人骤然消失在夜色里。

后来想想,那大概就是一切宣告开始的时刻了,只是当时他们都不知道。

他们只是有些怔忡地走回停车场,开车回了基地宿舍。躺在床上的时候,他们意外地什么都没有讨论,不知为何那么疲惫,沾到枕头就睡得昏沉。

第二日清晨他们是被一声巨响吵醒的,有人踹开了他们的门,把他们从床上拖了下来,无视他们的反抗和挣扎,径自把他们拷了起来。

他们被带走关押的时候,塔城的早间新闻才刚刚开始。

——这一天的新闻里播报了一个重大的事件,塔城体育娱乐中心旁的老工厂区昨夜发生大型爆炸,疑为恐怖袭击,嫌疑人已经被锁定。

虽然没有伤亡,但由于这是塔城十年来唯一一次恶性犯罪,待嫌犯被捕后,塔城法院将对其公开审判。

届时,欢迎各位塔城居民前来观看。

公开审判。

这种做法必须要经过皇城的首肯,首相没有驳回,应当也是对此也感到愤怒了吧。

又或者他只是想让一直以来只看到和平的民众了解到触犯帝国法律与安全的后果,对于新的朝代来说,巩固皇帝政权和威严的机会自然是越多越好。

然而对于有些人来说,这同样是一个机会。

——他们等了很久,终于等来了的,让这个世界改变的,

契机。


评论
热度(6)

© 风月劫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