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光。要有你。
【不爱点心喜欢推荐,懒癌晚期】

【古剑2/天下3】《无已》章二(乐夏/谢沈)

前文链接:http://xxx1915.lofter.com/post/253638_105e92e


【章二·剑门关】

    

    乐无异早就听说这次海市会有谢衣的机关作品展出,也心中猜想过许多次究竟会是何物。

    谢衣是帝尧时期的人物,当时翎羽山庄刚刚建派,他助力良多,并留下了许多机关术的资料。但当时大荒通用的文字与现在并不相同,用以记录的材料也太简陋,所以后来大多失落了,直到现今掌门遗墨仙人来到,才得以用仙术重现当时景象,将其中大部分誊写下来。

    但门派中关于谢衣本人的资料却极少,只说其并非翎羽门人,生性平和不喜杀伐,面貌与伏羲神竟有几分相似。

    至今已有四百年左右的时光,无论什么机关,若非当初被极为珍重地保存,都不该能保留下来。 

    乐无异最先否认掉的是战斗型的机关,谢衣既然不喜欢这些,就应当不会花大气力保护它们。

    他又想过是否会是一个极为精巧的生活用机关甚至机关人偶,谢衣年迈时便由它看顾,可细思又觉得不可思议,谢衣那样传说中的人物,像是神明一样,真的会有老去的一天么?曾经灵巧的手指再无法造出精致机关,曾经明亮的双眼再无法看清世事……他不愿意去这样想象。

    而他又怀着他仅有的那些旖旎心思去猜测那会不会是谢衣当年倾慕的女子的机关人偶,有着天仙似的容貌,女娲一般的悲悯心肠。

    但他却始终没想到,那被称作“流月”的作品,是个血红的球。

    血红色的,隔了水镜看过去竟不知是何种材料,只在一处用古文字刻着“流月”二字,权当其名。

    乐无异心中疑惑,他明白此物必定内有玄机,却不知晓对方是如何确定此物来自于谢衣。

    这流月起价是两千海市币,应当是由于和他一样的疑问,一时间竟没人去竞拍。

    两千海市币并不是小数目。就算是对于乐无异来说,拿出这两千虽不困难,却也是要犹豫的。但最后他还是拍下了它,因为他不想错失这个机会。

    正常的拍卖物品是在迁清那里领取的,偏偏这流月他们却被通知要到海市管理者龟管家那里去拿。

    流月表面上看是个球体,只有拳头大小,乐无异拿在手里掂量两下,敲了敲,面露惊讶之色。

    闻人羽试图问他情况,却没被理会。只见他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摆弄了两下,那血红的外壳便突然裂成了两半,内里竟大有乾坤。

    一座孤零零的城池显现出来,并不似传统的城,而更像是有个小村那类的地方,单独存在着,有着奇异的形状和精细的景致。

    乐无异最开始是极为惊艳的神色,一副目睹奇迹的模样,片刻过后却突然发觉了什么似的,合起两半红色外壳,抬起头盯着龟管家,开口问道:“这流月你们是从哪里弄到的?”

    龟管家眯起眼睛打量了他一会儿,回答说:“看公子也是个明白人,何必问这种……”

    “我明白你们这里的规矩,你说,钱我给就是。”乐无异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你就告诉我这东西是哪来的?”

    龟管家沉默了须臾,从怀中摸出一份卷起的绸缎,缓缓打开。

    ——那是一份地图,用石墨粗粗绘制了大荒各地,有些地方用朱砂画了圈,基本集中在天虞岛、巴蜀、中原和江南。细数竟有十余处特殊标注出来,而地图的右上角书了个名字是谢衣。

    “这是……?”这东西的内容显然有些超出乐无异的想象。

    龟管家犹豫地想了想,说道:“前阵子有个酒鬼来海市喝酒没给钱,争斗的时候他掉了这个,那家伙厉害得很,我们没拦住他,他走了之后我看见这图,便派人去按照着图上的标记找,那人说那些竟都是谢衣的居所,他拿回了这个,说让我鉴定一下真伪。”

    “这个自然是真货,可我没这么跟他说,你知道为什么吗?”

    乐无异怔怔地看着他,低声呢喃:“这可不是什么四百年不腐的机关,这流月的年代绝对不超过二十年,若这是真的,便只有一种可能……”

    ——谢衣未死。

    人类再怎么长寿也不会活几百年之久,所以唯一的结论就是谢衣并非常人,如今诸神沉寂,除了这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太阳超神东皇太一和始终未曾离开大荒的三位创世仙人,应是都已隐退。可乐无异也不愿意把那个谢衣和妖魔联系到一起,毕竟谢衣是他一直以来极为崇拜的人物。

    “我只是个商人,不想惹太大麻烦。”龟仙人微笑起来,“公子看起来对这些很感兴趣,若是公子给个价,这地图就是给了你也无妨。”

    乐无异欣然应允。一个活的谢衣,想想他心里就觉得兴奋,毕竟不管谢衣是什么种族,他有的都是真真正正的才学。

    而闻人羽,自也是高兴陪他走这一遭的。

    

※※※

    

    逸尘子走在巴蜀官道上。

    从他在中原遇到雍门迪的截杀,他便隐隐觉得这应当还有后续,流月城的名字他有听说过,是个极为神秘的杀手组织,偶尔也越越货,要价极高,但只要出了就不会达不成目标。

    没人见过流月城的据点,要委托流月城只有在黄昏时于云梦泽等待,入夜时分,流月城会有人从迷雾中出现,处理这些事务。

    流月城最有名的便是七杀令,所谓七杀便是一年内七次不同类型的刺杀,相传七杀令出,神仙难救。

    每一次七杀令所针对的都是当世的大人物,可流月城真正出现频繁起来的这十年来,还没有一人能熬过七杀令的四次。

    更何况全部。

    他自认不比以往死在七杀令下的某些人物要强大,所以他只能在内心默默祈祷他所遇到的并非七杀,若只是一次两次这种程度的刺杀,他想他还是能够抵御的。

    临近剑门关的时候,路上人迹已极稀疏,他停下脚步略微迟疑地看向一个方向,从他刚进入巴蜀时他就察觉到了有人在跟踪他,但一直没能抓到把柄。就连现在也不能。

    巴蜀南部最主要便是剑圣居和演武堂。且因为弈剑听雨阁的旧址也在此地,所以大多居住于此的少年少女学习的都是御剑修身之术。就算没有资质御剑,也总是会在腰间挂一柄长剑。

    但偏偏他却注意到了路边斜靠在壁上的一个应当再普通不过的剑阁男子。

    弈剑听雨阁的弟子大多注重姿容,他们有着全大荒最漂亮的门派套装,武学技能使用时的外观也颇具美感。这人也当是如此,逸尘才观察他没一会儿,他便已顺了自己头发三次,应当是极其在意发型容貌的。

    可那人穿得太臃肿了。不同于其他剑阁弟子,他着了宽大的外袍,将全身遮的严严实实,连脖颈都不露出来。而腰间悬着剑匣,手里握着把青冥剑细细端详。

    那柄剑的模样让逸尘子终于下定决心,解下背后的剑持在手中,召唤出仙鹤定在路上,然后走了过去。

    果然不出他所料,未等他当真走到其面前,那人便挽了个剑花,对他笑道:“流月城第一美男子巨门雩风在此,今日誓取你性命。”

    逸尘默默地扫了他的脸一眼,心中对流月城的印象又差了几分。没与他争论,一记定身咒和丹鹤的郁风真诀一同击出,开始了这场战斗。

    

    太虚观与弈剑听雨阁向来交好,但太虚观的弟子大多不喜欢与剑阁弟子切磋武学,胜率其实算不上低,但弈剑的招式总有几个能让人焦躁没法酣畅淋漓地打一场,而弈剑弟子的性格也总是让人觉得难以置评。

    逸尘无奈地躲着雩风像是凶性大发一样的猛攻,他方才有一招斩妖诀没打中却斩断了对方额前的一绺长发,结果那雩风就惨叫一声然后拼命了许多。

    他的丹鹤已阵亡,偏偏先前被道生火击中,那道真气还在体内乱窜,郁风真诀都难以吟唱,更何况召唤昆仑仙兽。

    但他着实需要一个仙兽来帮忙抵御一下对方的火力。

    他咬牙拍出了一个符惊鬼神,刚想试着远离然后吟唱他最短的那段仙兽召唤符文,却发觉对方的外袍已经碎裂,里面露出的,是紧缚在身体上的坚硬铠甲。

    他皱了皱眉,趁着最后一点时间读出了一段观心咒。

    雩风挣脱了符惊的控制后却没有隐身,他收回了青冥剑,从长靴的两侧拔出双刃,身形闪现接近逸尘身边。

    ——流月城中的每一个杀手,其本身都是魍魉。

    而当逸尘用出回生真诀打算硬抗这一下时,一支羽箭从旁射来,击中了猝不及防的雩风,阻止了这一刀。而逸尘趁机一剑终结了这场战斗,他原本想直接杀死雩风,可想了想,还是把剑尖停在了雩风喉前。

    “雇主是谁?”他轻声问道。

    雩风眼中划过一丝嘲讽,似是在笑他虚伪,抬起手试图去摸自己的头发,却想起那一绺已经断在了方才的战斗中,面露懊恼之色。

    不安的预感突然升起,逸尘将剑横在身前急退,如他所想的,那雩风背后仿佛张开了黑色双翼,转瞬便零落,沉寂下去,变成了一具了无生气的尸体。

    魍魉人人都会的禁术解体卷,以自身性命为引来对敌人造成伤害,其威力根据个人修为的不同而异。

    他虽退得及时,却也受到了些波及。

    逸尘抬起袖子咳了口血,然后转过身向一旁正走过来的乐无异、闻人羽二人轻轻躬身,道:“多谢二位相助,在下逸尘子,太虚观弟子。”

    听到这句话,乐无异竟是捂着肚子大笑起来,闻人羽一脸莫名地瞥了他一眼,上前一步抱拳行礼:“我姓闻人,单名羽字,天机营门下弟子,今日见道长……”她突然抽了抽嘴角,想起乐无异说的那句美人有难怎可不帮,决定还是不说下去了。

    旁边乐无异似乎笑够了,直起腰来,歪了歪头道:“我叫乐无异,来自翎羽山庄,不过也有被传授过御剑之法。”他拍了拍腰间长剑,“同为八大门派弟子,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不必言谢!”

    “更何况——”乐无异突然凑近,咧开嘴笑了,“道长还是个相当有名的人物,《逸尘记》当初可是风靡中原。”

    逸尘子默默扶额。朔望斋有女子名为红袖,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后红袖以他之名著《逸尘记》,编造了关于逸尘子的传奇,并一时间传遍大荒。他深觉困扰,红袖便停止了该作的发售并澄清,只可惜至今仍有人当其是真。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开口缓缓说道:“如果乐兄真是朔望斋的忠实读者,就该知道《逸尘记》已经在大荒周报上被澄清过很多次是虚构的故事并非真事了……”

    乐无异无谓地摆了摆手,笑:“有什么关系嘛,故事好看就可以了,啧啧,你是不是真像故事里那般风流天下我可不知道,但如今看来那里面说的逸尘子丰神俊秀容姿端丽可不是假的。”

    逸尘抽了抽嘴角,果真,半个剑阁弟子到底也还是剑阁的弟子,就算手里拿着天羽腰间挂着箭袋也没用。

    闻人敲了乐无异一下,恭敬地问逸尘:“请问道长为何会被刺杀?又是为何来到此地?”

    这话却是问的唐突了,逸尘也没太在意,只答道:“行走江湖难免有仇家,至于具体是谁,在下却是并不知晓。至于在下为何来此,实不相瞒,在下是来寻人的。”

    “你也来找谢衣?”乐无异有些兴奋地问道。

    逸尘听到这个名字,怔愣了一瞬,叹道:“在下并不知晓其名,只听说他有住处在五彩池附近,便来碰碰运气。”

    “那就一起去找吧,说不定我们要找的是同一个人呢!”乐无异笑道,闻人羽皱了眉,却没有反驳他。毕竟这趟行程本就是乐无异发起的,地图也是乐无异买来的,他要邀请谁一同上路,她并无资格拒绝。

    逸尘子沉吟了须臾,点了点头,道:“那有劳乐兄了。” 

【TBC】

评论(2)
热度(10)

© 风月劫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