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光。要有你。
【不爱点心喜欢推荐,懒癌晚期】

【古剑2/天下3】《无已》章一(乐夏/谢沈)

前文链接:http://xxx1915.lofter.com/post/253638_103190f


【章一·海市】

 

这些年东海与陆上交流愈密,八大门派的弟子总有些喜欢去探索东海岛屿,而海市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一到月中拍卖会时便热闹不下西陵九黎。

此时离拍卖会的开始还有一会儿,乐无异散漫地在海市集市间游荡,看那些奇装异服的商家或者当地人用蹩脚的官话向客人们介绍着他们的商品、东海的风土,也偶尔会询问陆上的情况。

在海市交易绝大多数时候是要用专属的海市币的,这海市币最初只有两种获得方式,一种是在海市商船帮忙,一种是在海市售卖物品。但这两年也有人私下里偷偷做着倒卖海市币的行当,为了服务那些有钱却没有时间的大老板们,——官方对此态度暧昧,但也基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乐无异也就心安理得地用金银换了海市币,毕竟他出自于中原大户,家财万贯都难以形容他的情况,在奇珍异宝之上一掷千金也并不是难以理解的事情。

他自觉应当入乡随俗,便去了海市钱庄取了套末那时装穿上。他母亲是西域人,作为一个混血儿他相貌上与海市这边的血统有几分亲近,穿上这衣服竟是没什么突兀感的。

刚从钱庄出来他便看到一旁跟他穿着同款时装的卖货小哥儿用生涩的中原话跟个天机姑娘调笑。

“在海市,什么都可以拿钱交换。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到,当然,也包括我~”

那天机姑娘硬生生被他说红了脸。

天机营弟子无论男女都以稳重成熟出名,能让天机的女人窘迫成这样,这小哥儿也不简单。

“别听他瞎说,”乐无异凑上前去,“他在这儿卖了多少年货了,也没见他被谁买了去。以他这相貌,要么他不是真心说这话,要么就是他开的价钱太夸张。”

那姑娘看着那男人颇为精致的五官,心有戚戚焉地点了点头,才来海市一天,她就清楚地意识到了她的钱在这里有多不够花。

她在末那小哥儿这儿看上的是一个极为精巧的机关蛋,其实是个蛮有趣的玩具,但在这个法术都不值钱的世道下,机关术实在算不上吃香,只有翎羽山庄的弟子对此会有所研究,除了他们门派那座必须用法力维持的机关船以外,绝大多数机关术都用在了陷阱之上。

她虽觉得尴尬,但还是在乐无异这个陌生人面前跟卖家讲起了价。——她的海市币大多是自己和门派中师兄师姐们跑船赚来的,她可不想轻易浪费。

一旁的乐无异双眼却微微张大了,高高兴兴地抢着帮她付了钱,然后握住她的手亮晶晶地盯着她身为天机营弟子竟然对机关术感兴趣么?

她被他吓了一跳,迟疑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机关术小可相助日常生活,大可支撑战场门派,自然令人仰慕。”

她望向乐无异背着的弓和腰间的箭袋,心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翎羽山庄每一代才会出一两个的机关术狂热分子吧……却不知于此道能力如何。

乐无异却不见了刚刚的热劲儿,有些闷闷地道:“我不喜欢用机关术伤人我觉得那应该是让人幸福的东西……如果要我把机关术拿去战场,我宁可不再使用……”

她脸色白了白,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道:“多谢公子相助,还未请教公子姓名。”

乐无异转眼便从刚才的低落情绪中脱出,咧开嘴笑道:“我叫乐无异,叫我无异就好。你呢?”

那姑娘似乎被他的热情惊了一惊,道:“我姓闻人,单名一个羽字,天机营门下弟子,难得这几月得空离开门派,便到大荒游历以增长见识。以前在战场上遇到翎羽山庄弟子大多雷厉风行独来独往,还以为翎羽门下弟子都是这般,没想到今日见到乐兄竟——”

“都说了叫我无异就好了,”乐无异打断她的话,笑嘻嘻地拍了拍腰间箭袋旁不知为何竟悬着的一把剑。“我幼时曾得家中老师传授武艺,但后来我发现我对机关术更感兴趣就去翎羽山庄拜师了,所以我也算是半个弈剑弟子了~”

闻人羽还没等答话,又听到他继续说道:“话说闻人你要丰富见闻的话就一定要去参加海市拍卖啊,过会儿就开始了,我们一起去吧!听说里面会有很多好玩的东西,甚至还有美人展出呢……”

闻人抽了抽嘴角,心想:三句不离美丑,这果真是剑阁风范。

“更何况,”乐无异神色凝重起来,“听说今天的拍卖会上会展出谢衣的机关作品。虽不知是真是假,但无论如何,我都是要去看看的。”

闻人沉吟,颔首道:“机关师谢衣么……也好,那便一起去看看,若真能得见谢衣的传世之作,也算是此生之幸。”

    

海市拍卖会也有表里之分,露天的拍卖场一般是些颇有价值的珍宝以及相对下等的人口比如鲛奴或者劣等妖物。而与之相同时间开始的是海市大厅地下的拍卖场,真正价值连城的物品大多在这里展示,而买家的身份也可以保密。

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入海市的地下拍卖会,进入者要拿出一件真正的宝物才行。 由于乐无异早有准备,所以他们并未在此耽搁。

“咦那人为何竟不须验证便可以进去?”闻人羽突然小声问道。

乐无异看去,只见一人斗篷几乎及地,帽檐遮掩了大半面容,身后背了把宝剑,竟是有几分眼熟。

乐无异迟疑地摇摇头,道:“应当是大人物吧,遮遮掩掩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他声音虽不高,那人却似听到了一般微抬了头冷睨他一眼,被银发遮住的目光冷寒锐利。

却又并未如何,只径自经过了他们,并未停留。

乐无异难得沉吟了一会儿,终是无法回忆起这人身份,便伸了个懒腰,转过头对闻人羽笑道:“算了不想了,我们快走吧,拍卖快开始了!”

闻人默默扶额,——她连乐无异刚刚在发什么呆都不知晓。

地下拍卖场庞大无比,分为很多个相互独立的房间,乐无异和闻人羽进了他们被分配进的那间,只见里面有一张圆桌,中心是方形的水域,两旁却有红色按钮。桌旁摆着两把椅子,皆是双龙戏水模样。内里两侧墙角置了明珠灯,共六颗明珠将室内照得明亮无比。

他们各自坐下时,正巧是拍卖开始,有娇俏女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桌上水面浮现出女子的身形,竟是清楚一如亲见。

倒也并没有太多珍稀物什,海市拍卖会每周都要举行,每次会成交十到二十笔,可这世间哪里有那么多绝世珍宝?

这海市的地下拍卖行拿来卖的大多都是些雷音溟钻、轻功心法之类的物品,虽也算是罕见,但总归是有钱便可以买到的,会去争这些的也大多是相对不那么富裕的人,毕竟若时间充足,海市币还是比陆上的金钱容易赚取的。

偶尔也卖些用来升级高级战场装备的材料,可惜大部分八大门派的弟子都还停留在刚刚能穿上门派套装甚至穿不上门派套装的时候,能有机会升级高级装备的人极少。

幻化相关的禁忌物品也是时常会卖的,天魂和地魂解封丹便是其中比较常见的两种。元魂幻化之术是这大荒最神秘的领域之一,自玉玑子轰炸西陵城后大荒子民便对此法有了一定了解,只可惜元魂珠虽于力量提升助益极大,其本身却是极为难得的。元魂珠最初是部分修为较高的草木动物魂魄与内丹相融而成,只有在精怪死亡后才有可能掉落。但后来亦有人类与妖魔效仿此法,凝聚自身或他人魂魄,加以引导,便可在身死后魂魄不去轮回也不消散,化身为珠,依附他人存在。

魂魄相关的术法都向来禁忌而神秘,元魂幻化自不例外,古往今来,有机缘得到极为强力的元魂珠的人极少,而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便是巴蜀的那位剑圣,和大荒枭雄玉玑子了。

解封丹便是用以增强元魂珠对自身的增强幅度的,只有高品阶的元魂珠才能用上,所以需要此物的人也向来很少。

热门一些的便是珍兽和奴隶了。海市的顾客有人类也有其他种族,人类大多喜欢妖奴,妖魔却偏爱人类的奴仆多些。室外的拍卖场都是些未调教好的,这里却不同。无论是人还是妖,都乖顺听话的很,乐无异和闻人羽都尚是少年人,对这类事情懂得甚少,虽觉得贩卖奴隶这事不好,但见那些奴隶各个笑脸迎人,便下意识以为他们心中是开心的了。

而不需多久以后他们便会明白不是每个笑容都意味着快乐,也不是每一张平淡的面容之下掩藏的都是风平浪静。

一入江湖岁月催,很多时候,长大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这次还有两个珍兽展出,第一个是传说中凛冬老人最喜爱的由缥缈峰仙人玄素亲笔绘制了梅花图的纸伞傲雪云罗,得其仙力故可飞行。

珍兽难得,争抢极为激烈。乐无异虽也心动,但他更关注谢衣的作品,所以暂且按兵不动。

傲雪云罗竞争许久才有结果,下一只珍兽展出之时,却意外地只有一人按了竞拍的按键。

按一次是增加五十海市币,那珍兽起价只有五十,如此一来,竟是让那人仅仅以一百海市币便竞拍成功,当真是前所未闻之事。

闻人羽心中疑惑,还没等她开口询问,乐无异便抱头惨叫起来。

“闻人我想起来刚刚那个人是谁了!他他他是朔方城主七夜,我刚刚竟然当他面说他的不是……”

闻人羽站起身来,手已伸到背后握住了单刀,紧张道:“他是七夜?”

乐无异吓了一跳,慌忙去拽她:“闻人你别激动啊他那么强就是十个咱俩也打不过的——”

“他来这里做什么?”闻人羽自然不可能出去找七夜打架,她只是听多了门派里前辈们的唠叨,对那些大反派的名字记得太熟罢了。

乐无异想了想,有些犹豫地跟她说:“我听说朔方城主七夜和城主夫人这几年关系有点……所以他夫人总把他最喜爱的珍兽卖到拍卖行去。就是刚刚被买去的那头龙,传说中全大荒飞的最快身量最高的黄泉不系,据说是烛龙戾气所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若是海市拍卖场还好,这边没有人妖魔的分别,无论哪届的人都没有敢跟七夜对着干的。若是卖到了西陵城那边,他就只能偷偷带钱去和人抢,还时时担忧着身份暴露或者钱财不够。

闻人羽抽了抽嘴角,不知为何,心中竟有种幻灭的感觉。

正相对无语之时,却听到水镜中响起声音。

“今日的最后一件宝物是传说中大荒第一机关师的作品,流月。”

【TBC】

评论
热度(15)

© 风月劫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