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光。要有你。
【不爱点心喜欢推荐,懒癌晚期】

【古剑2/天下3】《无已》序章(乐夏/谢沈)

【写在前面】

1、这篇文最初的成因有两点,一是想看言灵偈都应验后的HE,二是想看坐标说“无礼!称在下逸尘子。”知这两点,便应当可以推测此文多有病了吧╮(╯_╰)╭

2、天下3背景,主体NPC和设定都是天下3的,但主CP是乐夏和谢沈,为防止自拆CP,文中没有清和,坐标的师父另有其人。另外此文没有软妹存在,沈曦待考虑。

3、会明确出现的CP除了乐夏和谢沈,还会有草金、张陆和觞恭。其中觞恭只有单方面箭头明显,另一边箭头未决定。清水向,CP正逆无差,可以当逆CP看,但是要刷的话请说互攻或无差。

4、天下3是山海经背景,年代是夏王朝,由于太过久远,想要考据也无能为力,所以用词、物品等出现穿越现象也没办法,请见谅。(要知道天下3最喜欢用其作品的诗人可是太白ry)

5、是天下3背景,由于构思较早,所以无龙巫宫和鬼墨出现。主线剧情从59级开始,经历鬼观主线以后剧情会与大荒发展完全不同。和《未名赋》一样,会出现沉船只是向天下贰致敬和缅怀,但也仅此而已。

6、没有神石传送设定,但有部分飞行珍兽的存在。 

7、对天下3设定的改动和衍生有,贰和三的设定融合有。对天下3的设定部分不明白的可以问我=w= 


最后,谨以此文,献给我神交已久的老天下,浅尝辄止的新天下贰,和深陷其中的天下三。  

================


【序章·岐山】

    

    云麓仙居在崩毁。

    多少消息匆匆忙忙地被传了过来,都是些关于敌人突破了哪一道关卡而我方又有那些人战死哪些叛降。

    这次八大门派当真是下了血本,派来的人比他想象的多上不少,其中有八个力量值得注意,两个已经战死,一个重伤应当无法继续。也就是到他这里应当还有五位较为强大的敌人,和杂兵无数。

     三元异兽已经消失,他提着剑站起身,默念观心咒,然后一记斩妖打出一个偷偷潜进的魍魉弟子。

     第一个通灵兽被召唤出的时候,战斗便真正地开始了。

    

    金坎子这么多年来一直忙于处理中原事务勾心斗角步步为营,于武学上的进益实不算多,所幸从玉玑子师父那里学来的一些禁忌招数他比谁学的都认真,他曾与常人所知的全部六种昆仑仙兽结下契约,甚至可以让他们同时存在多个互相掩护战斗,邪影的力量,他也比其他同辈掌握得都要好。

    但太虚观的弟子向来不擅长拉锯战。

    最后一只炎凤被消灭的时候,他说“只有太虚能够主宰一切”,他看到对面队伍里那个来自太虚观的小师妹迟疑了一瞬,吟唱着的郁风真诀竟是断了。

    他内心嗤笑,嘲讽对方大敌当前还能心软,却也笑自己所说虽无差错,但自己心中能被称作太虚的,只有玉玑子一派而已。

    他的身后已经没有人了。

    那些和他一起镇守云麓仙居的玉玑子门人不是死了就是叛逃了,烟纶他们也都被击溃,魂飞魄散,再不复存在。

    他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耗尽技力拍出了最后一个符惊,试图趁此机会逃离。巨大的虚脱感与失血过多带来的疼痛和晕眩混杂在一起,那感觉真是平生罕有的难以言喻。

    一道定身咒击中了他,那个因对他心软悄悄后退了所以不曾被刚刚那记符惊鬼神击中的太虚师妹颤抖着手看着他,那表情像极了那些被他利用对他又爱又恨的小姑娘,他向来看不上,但此时见到,倒有几分怀念。

    血腥气从喉头涌出,他无法动弹,心知此间已无力回天。只可惜死之前,没能够再看一眼师父。

    没能守住云麓,还损失了这么多人手,师父应当对自己失望透了吧。他咬牙,他虽对八大门派会反攻云麓这事有所察觉,却没预料到会有这么多人。

    下定决心般地,他将手中的剑握得更紧,却又收起了最后陪着他的邪影。然后他冷眼看着前方仿佛未曾减少的,从他符惊效果中恢复过来将他团团围住的敌人。

    他听到背后九玄天元诀击出的声响,没有回头。原来对方竟还有还是能够默唱这招的弈剑听雨阁弟子。死在这招之下,也算是不亏了吧。

    可没想到下一瞬却有只手臂揽过他的腰身,模糊间有风从他耳边擦过。他听到他极熟悉的声音说着他不熟悉的话。

    ——孤鹜剑客,天草。

    那人的声音微有些上挑,带着弈剑弟子特有的风流气,是他熟稔到不想再回忆起的人。

    竟是获救了么……他有些嘲讽地勾了勾嘴角,丝毫不去考虑对方陪他一同死在这里的可能,毫无挂念地失去了意识。

    

    “没想到你会救我。”他后来这样对萧逸云说。

    “你死了,我的蛊毒没法解。”红发的青年看着他,似有隐瞒,他却也懒得计较。中原自是没法呆了,师父真身应在幽州或者东海,此刻自当取道江南,待伤势平复,再确认师父所在,决定是前往东海还是幽州。

    萧逸云若是肯助他到底自是很好,若是不愿,放他离去又何妨。

    他从来都是这么想的,也自始至终,都是这样做的。

     

※※※

 

    玉阶之上寒风凛冽,一人独坐于石座之上,黑袍雍容,面具下露出的颔尖肤色苍白如死。一个卷轴在他手中翻来覆去地摩挲着,犹豫了很久,他终于下定决心,轻轻点头。

    “七、杀、绝、命。”他一字一顿道,“逸、尘、子。”

    “是!”身穿经典弟子服的魍魉弟子单膝点地,恭敬道。那人却突然起身,慢慢走下了台阶,把卷轴递给了他。

    “把这个交给明川。”那人说道。

    魍魉行了个礼,退下了。

    而那人又一步一步地走上长阶,轻缓而坚定,就像走向他注定荒芜的未来。

    他的时间不多,希望这一次,他不会失败。

    石座旁挂着整整三列木牌,皆是背对着他视线,他沉吟了一会儿,伸出手,翻转了中间那列的第一块。

    那上面用朱砂书写着“失明”二字。

    

※※※

 

    逸尘子从雷泽赶往中原的时候,尚且不知自己被下了追杀令,满心焦急都因他事。

    他想去岐山,但走陆路的话必须经过中原前线,那边战火多年未歇,监察严格,且危机重重。

    附近又没有渡口,无奈之下只好召出了鲨鱼珍兽,载他前往无双城。

    和太虚观弟子皆有机缘结契的昆仑仙兽不同,珍兽极其难得,能得到其中一二就已须家财万贯亦或权高位重。

    珍兽不能战斗,它们的用处便只有乘骑,比普通的马匹或者灵兽快一些,而且不须随身,平日里将它们养在家里或者散养,需要时用专属的契约符咒撕开空间将它们召唤出来便可以了。

    逸尘子有两头珍兽,都是师父给的。他现在召出来的这玄龙狂鲨是十六岁生辰那天师父给的礼物,纯白的缩小版鲨鱼,能载两个人,能上天也能下海,只可惜平日里看着虽霸气外露,一飞起来肚皮里充了气就显得格外滑稽。另一个则是这两年突然流行起来的桃花扇,砍了修行成精的桃树枝干辅以精细绢纱制成足一人乘骑大小的折扇,便有几率得到可以自由飞行的珍兽坐骑。这桃花扇被称为“桃之夭夭”,相传只有心怀真挚爱意和期待的女子才能成功制得,在陆上便是桃枝的样子,一旦飞起,扇面便会展开,露出上面绘制的图案。

    一位女子曾偶得此物,欢喜地将其送给了师父,他当时刚好在场,见师父温和地收了,应了女子羞怯的邀请,待那女子离去后却转手便将这扇子给了他。

    桃之夭夭也算是大荒最好看的坐骑之一,可逸尘向来不喜欢用它,宁可召唤鲨鱼吓跑周边百姓,也不肯召它出来惹人艳羡。

    ——他的那一柄扇,扇面是鲛绡制成,画了春景,书娟秀四字“歌尽桃花”寄了春情。

    这景这情,这纱这扇,都不该是他的。

    

    穿过无双城绕过西陵便是岐山官道,此地被金坎子控制之时尚且熙熙攘攘,不知为何此时却了无人烟,只有路边茶摊还固执地开着,招待着仅有的一位客人。

    那是个魍魉。魍魉虽是八大门派之一,行事较其他七派却大有不同。他们做的是接单取命的买卖,只要不会让他们背弃于大荒,无论是人是妖是仙是魔,他们都杀。所以魍魉不会轻易毫无伪装地出现在人前,还穿着魍魉的新弟子服,只微微掀了面具在喝茶,像是生怕别人不知晓自己是个魍魉弟子。

    茶店没有小二,老板在那人旁边坐着,一句接一句地说着话,就算得不到回应也不在意。

    废话很多,但他还是听了个大概。是在讲这附近最近的形势,前些日子八大门派合力将玉玑子势力驱逐出了云麓,但隔了个西陵城便是被玉玑子所掌握的太虚观旧地,世人皆知金坎子是玉玑子爱徒,昔年玉玑子以一己之力轻易毁了半个西陵许多人都还记得,且云麓仙居位于空中,若是玉玑子闻讯赶来,气他们伤了爱徒,再轰炸了云麓旧址,云麓定会坠落,那时这岐山必毁于一旦。

    所以这几天竟是无人敢上岐山,云麓也不敢迁回旧址,只留了少数自愿殉派的弟子留守此间。

    “那金坎子可是死了?”逸尘走过去坐下,好奇问道,“随便上点茶水点心便可。”

    “好嘞!”

    茶摊老板去拿了茶壶为他倒茶,嘴里还念叨着:“要是死了还好了,只可惜那金坎子被个弈剑的叛徒给救了,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弈剑的叛徒?”逸尘有些吃惊,迟疑地重复着。 

    “听说是自称什么孤鹜剑客天草的人,穿着正阳套装,可弈剑弟子都说门中没有这号人物,你说不是叛徒是什么?”

    说完这话茶老板便去了后边准备吃食,逸尘心下疑惑,却也总算是松了口气。举起茶杯想喝口茶,刚送到嘴边便发觉不对,身形急退,刀光划过他胸前,破开几根丝线。

    他抬起头,那魍魉弟子握着刀,一击不成便闪退开去,使出疾闪心法,似是准备着下一次攻击。

    逸尘没有问,只径自念了观心咒。他明白若有人要取他性命,定是不会将缘由道出的。可那人却意料之外地开了口,阴森森地对他说道——

    “流月城雍门迪,代号天同。今日来此受人之托取你性命。”

    言罢,他的身影顿时消失不见,连观心都难以看破他影遁的关键。但逸尘子知道对方定在他身边,一道符惊与影杀几乎同时击出。

    那是一场注定两败俱伤的战斗。 


【TBC】

评论(8)
热度(21)

© 风月劫尽 | Powered by LOFTER